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凯莱】宴会

宴会


惯例!前篇请点头像!【旅者】【魔女】【斗兽场】!
磕了凯莱的我,仿佛脱离了咸鱼期一般
明明我只是想看她们酱酱酿酿罢了,可是还要写难写的过渡章
´_>`
#说好要写长甜凯莱的,难产了……为了给复核成绩积攒人品于是来更新一发
#大体剧情其实已经定好了,大概还有两三个章节就可以完结了(不出意外的话)
#嘛……先心疼一下紫堂幻和老骨头好了。
(扯个题外话,每次码字都会在小米便签自带的背景里挑选一番,我的目标是在所有背景都轮一遍之前完结,现在看来有点困难。今天的背景是粉红色的www)
#关于讨厌的食物这个是自己瞎脑补的,先不说凯莱两人喜欢吃的都不是什么正经有营养的东西,看在莱娜会料理应该是会考虑营养均衡的情况下……凯莉小姐,对,就是你了!


凯莉不喜欢吃胡萝卜。

莱娜瞥见了摆放在牛排旁边的切割成不规则小块的胡萝卜块,想到了这件事。这时候她正坐在长长的桌子旁,而凯莉则是坐在她对面相隔了好几个人的位子上。长桌坐满了人,而他们的头顶则是温暖柔和的灯光。每人的手旁再放了根缓慢燃烧着的熏香,鼻腔里都充斥着那有些甜腻的味道。
不知道住在通道里的那些人有没有蜡烛。莱娜一边将还牛排切割下一小块放进嘴里,一边这么想。
这是属于今天的胜利者的宴席。
国王陛下自然是没有大驾光临的。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文官先生。他用华丽的词藻大大夸耀的一番今日的胜利者,并且鼓励他们在明天创造出更加触目惊心血肉横飞的战斗场面。
好吵。
莱娜咽下口中的食物,看着那个中年男人的嘴开开合合,想到了脱离了水面在陆地上艰难挣扎的金鱼。她挪开了目光,看向了凯莉。
然后她看见少女正无聊地拿着银制刀具在牛排上扒拉着,却没有将它放入口中的想法。而她身边坐着个金发的少年,他正用叉子插着一整块牛排。
非常狂野的吃法。
莱娜挑眉想到,然后,她在凯莉将目光投注到这里之前低下了头,专心对付起了自己面前的食物。
她叉起一块胡萝卜,放进嘴里细嚼慢咽起来。


【“凯莉小姐!你不可以把胡萝卜留下来啊!”】
【负责制作晚饭的小女孩感到生气,浓厚的奶油炖汤里面漂浮着大块的鸡腿肉、香菇、马铃薯和圆葱,自然也有切成块状的某样魔女小姐最讨厌的食物。面对女孩的质疑,魔女小姐满不在乎的撇撇嘴。】
【面对那人的任性,女孩鼓起脸。】
【“凯莉小姐是大人吧?大人的话就好好面对自己不喜欢的——唔!”】
【没能让女孩接着说下去,少女眼疾手快地舀起碗中剩下的红色块茎,抓住女孩张嘴的时机就直接塞了进去。女孩惊讶地咀嚼,她将勺子抵在嘴唇上,恶意而又开心地笑了。】
【“你说我是大人对吧?”】
【“那这里本小姐要实行大、人、的权利了——”】
【“小孩子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莱娜咀嚼的动作停了下来。
“幼稚。”
女孩轻声嘟囔了一句,没有抬头。


凯莉没有胃口。所以哪怕身边坐着的金吃得怎样津津有味,魔女小姐也只是在那用刀叉玩弄着食物。她注意到了某个方向投注过来的视线,于是转头,可只能看到小姑娘在那里认真地对付着自己面前的食物。
见鬼,这牛排和该死的胡萝卜难道比本小姐还有吸引力吗?!
而且那么难吃的东西她怎么吃下去的。
嫌弃地看了一眼放在牛排旁边的蔬菜,凯莉放下刀,拿起叉子将它戳成了泥。
文官总算是暂时停下了自己啰嗦的话语。他拿出了手帕擦拭自己额角的汗珠。凯莉看着他这一举动,露出不屑的笑。
这里的人随便挑出一个都能取他性命。凯莉想。不管是浑身披着斗篷的可疑男性,还是巧笑嫣然地妙龄少妇,即使是自己身边这个丝毫没有一点在这种地方应有的优雅的傻小子,只要他愿意,也是可以做到的。
也真亏得他在这种地方还能沉得住气,说完那些长长的废话。
凯莉放下叉子,停止了对食物的摧残。她伸手托着下巴,双脚交叉着在桌下晃着。
这个国家也坏掉了。
她想。
凯莉看着莱娜,这么想。
你看,小莱娜。这个国家也坏掉了。

文书在士兵的护卫下离开大厅之后,凯莉站起身。金的“诶凯莉你去干嘛?”被凯莉直接过滤忽视。拍拍少年的头,魔女小姐露出个无害的笑。
“我去散个步,金呢,就在这里好好呆着。”
然后没等到少年的回应,凯莉便自顾自地从后门溜出了大厅。哦,当然了。
她从腰包里拿出了未拆封的糖果,撕开了包装纸塞进口中。


莱娜目睹着凯莉离开的全过程。
她看着对方拍拍身边少年的头,脸上带着笑,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了后门,当然,没有遗漏掉对方掏出糖果的动作。
咽下口中最后一口食物。女孩拿起纸巾擦擦嘴。放好刀叉,也站起身,从后门跟了上去。


“金他们,应该在吃大餐吧。”
“莱娜小姐,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在有着昏暗火光的通道里,少年和摩托车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叹息。
紫堂幻转头,再一次确定了摩托车会说话这一不科学的事实。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老骨头无精打采地亮亮车头灯,和这个与自己同病相怜的少年打了招呼。
这辆摩托车,应该是最好的证明凯莉能力的东西了。
紫堂幻这么想,收起了干粮。抱着膝盖,坐得离摩托车更近了一点。
早知道这里对非参赛者这么不友好,他也去报名了……不对,这里可是你死我活的斗兽场,金和凯莉不论,他能不能完好无损地活下来也是个问题。少年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妄想。况且……
他摸摸腰间挂着的小瓶与长笛。
他明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诶诶,小伙子,你怎么没和凯莉小姐他们一样,去参加比赛呢?”
老骨头耐不住寂寞,先行开口搭话了。
“啊,啊!我,我啊…我不适合这种你死我活的厮杀的……”紫堂有些不好意思地推推圆眼镜,“而且,按照凯莉的计划,我在明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吼?”
“也不过就是一些只有我能做到的小事情。和凯莉与金他们直接上场比起来,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环节罢了。”紫堂补充道,“不过……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应该只有金需要上场才对。不知道为什么凯莉一看到下午第一场决斗的双方,就那么急吼吼地去报名——诶?那个决斗的胜利者,好像就是和凯莉一起回来的那个女孩?”
忽然意识到什么的紫堂转头看向老骨头。

一小时前,忽然消失的凯莉终于重新出现在了紫堂的面前。那时候,胜利者的金被士兵请去了宫殿,只留下紫堂一个人在通道里漫无目的地兜兜转转。眼见凯莉,正打算上前问个清楚,却发现她带了个陌生人回来。
如果算上她身边那个自来熟的摩托车的话,应该是带了两个“陌生人”回来。
“我呢,要和她一起去那个胜者的晚宴。你就在这里看好这家伙。”
凯莉拍拍摩托车的车头,丢下这么一句话。
她身后半步跟着的女孩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下午第一场决斗时出现的那张稚嫩的脸。
“我叫莱娜。麻烦您了,紫堂先生。”

“关于她们两个啊——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老骨头那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洋洋得意的沧桑感。


凯莉背着手在月夜下散步。
一、二、三。
在她第三次绕着宫殿后花园的那个雕塑转了一圈之后,她转头说。
“不打算出来吗?小莱娜。”
然后她看着黑发女孩从身后一米远的树丛里探出了头。小姑娘拍掉头发上的树叶子,用一种带着难以置信的无奈语气说道:
“所以说,凯莉小姐不好好吃晚饭,就是为了来这里转圈吗?”
“还有我说了很多次了,糖果是不能当作主食的。”
凯莉眨眨眼,草莓味的糖果慢慢融化成满溢口腔的甜腻感觉。她上前几步,凑到了女孩面前。她发现小姑娘大概是想后退的,但又觉得这样不礼貌,于是便迟疑地停在原地。
她也发现小姑娘确实长高了。一年前她还可以在她迷迷糊糊半夜起来发现自己还没睡,于是凑上来说些唠叨话的时候,带着笑意光明正大地将目光下滑,偷看女孩松垮的睡衣间露出的白皙肌肤。可现在她和小姑娘对视,小姑娘的眼睛是没有变过的干净的颜色。
“所以说,你不生我气了吗?”
听到这句话,她发现莱娜紧皱的眉头松开了。小姑娘又变成了下午她们一年后第一次见面时候的那个冷淡的模样。


“没有,当然没有凯莉小姐。”
“如果您还是不打算告诉我,一年前您为何不告而别的话。”


tbc.


(这篇的凯莉我都想叫警察叔叔了)
在凯莉面前强行装冷淡的莱娜
互相偷偷看着对方,真是青涩的恋爱啊(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