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我要开始认真写东西了!

去书展看到了文库版 我买爆……emmm只买了弗兰封面的 太美丽了
(冇找到贝尔 我好遗憾)(←主要是不好意思蹲着翻)
说起来书展买好贵 比网上
(不过还挺开心的)

我真搞不懂了
绿谷出久没有个性 所以初中(或者说小学也是)一直过得很艰难 没什么朋友 被爆豪胜己(或者说全班人也参与了)欺负(严重点儿说是80)
这么个简单的事儿为啥就有人不了解呢……
说白了 爆豪胜己这个角色脾气臭是作者钦定的 我也承认他后期很多表现慢慢展现出了魅力 在作者笔下 这个角色十分的有特色 也确实有成长
微博那个受害者有罪论看得我 哪怕你们班有个同学 再怎么性格不讨喜 任何人都要冲他吐口水 这也不是你冲他吐口水的理由 至少这是我从小的家教
我不是大三角其中任何一个人的黑或者粉 但我就搞不明白了 怎么现在厨个纸片人还有这么多屁事儿
是小英雄圈子大了 我老了 我忽然希望它没有动画化了
我朋友经常说一句话 人都是要死的 为什么不善良一点呢?
我是说 稍微嘴下留情一点
我搞不明白了 为什么真的会有人 因为自己喜欢的纸片人角色/现实人物 对陌生人说出那么 措辞尖刻的话
我尝试了一下 说不出口 可能我就是他们口中的圣母白莲花吧

太草了,刚刚翻书架找书 随手翻开高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小说 看到几个油印子 刚要骂娘是谁干的 回忆了一下,我那个时候看书喜欢一口气看完,吃饭吃零食都拿在手里的 不出意外就是我自己干的
我是魔鬼吗?

它不太记得自己还生活在数码世界的事情了。

但它基本可以想象的出来,自己都在做些什么。寻找数码兽、与它进行战斗、胜利之后吸收掉它的数据化为自己的食粮。然后再进入下一个轮回。这应该便是属于每一个数码兽的无聊日常。

它曾经在清冷月光下遇到过寡言的数据种数码兽,它们四周没有亮出一般象征着战斗前兆的白雾。于是它们大概知道彼此都在这现实世界生活了一些时间,更有些可能,双方都是有着彼此驯兽师的。

它想,如果是在数码世界的话,可能连这几秒的思考时间都没有,双方早就开始战斗了。但这回没有,它们对视了一眼,然后很快的,对方像是感知到了谁的呼唤一样,在几个跳跃之间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它眯起眼睛看向远方,那里张起了战场。

又有一只数码兽来到这个世界了啊。它想。但这和它无关。它抓紧爪下的树枝,闭上了眼睛。它想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它的小姑娘现在应该早就陷入梦乡了。

 

它曾经在想,像是望月 琥珀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和自己是搭档呢?像她那样沐浴在光芒下的人,为什么会是自己这样的病毒种的搭档呢?女孩的姐姐也是毫不认同这一点的,连同她的那只疫苗种的伙伴。骄傲的幼狮兽总是虎视眈眈地盯着它,好像它一旦有丝毫举动,它就会将自己重新报废为数据一样。

但女孩本人似乎并不在意姐姐的想法。她总是笑着看着自己,向缩在天花板一角的自己张开双臂,用软乎乎的声音说:“来,小恶魔兽。”

其实就连小姑娘拿到弧光机、捡到自己的那一天的记忆它都记不太清楚了。那一天它似乎正混沌着,受了重伤。

但有一点它记得真切。

当它醒来的时候,女孩的身影镀着一层光——后来它知道,那是她背着日光灯的缘故。它看到女孩露出了惊喜的笑脸,她撑起跪坐着的身体,对它说:“你醒了呢,太好了!”

“我是望月琥珀,是你的驯兽师哦,小恶魔兽!”

 

那一天,它找到了自己的光。

 

 

我还是把哥哥的性别改回姐姐了(ni

摸鱼真爽,我还要继续。决定这俩孩子所处的背景是dt了!

小恶魔兽本来在数码世界大概已经进化成了恶魔兽了,遇到琥珀酱的那天正好被暴打回了成长期(靠

而那天的琥珀酱也正好经历着某件重大的事情。

顺便名字决定下来了!

姐姐:望月 雷(もちづき かみなり)

妹妹:望月 琥珀(もちづき こはく)

我就随便摸摸,没有剧情和后续的(。友情出场的是妖狐兽

dt结局也太特么伤了(没缓过来的人)
搭配上究极进化曲的歌词 更是毒
「那一瞬间我明白了 我们二人相遇的意义」
……(一口老血)

它一直都看守着南边的大门。
门内直通向大殿,而大殿里是它们的神。它被神赐予了力量,所以它必须要忠诚于它们的神。所以它一直以来只是站在大门之前,目视着远方的地平线——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偶有些废弃资料如枯草团般随风飘过。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最近几日,经常有与它类似的受神恩赐的数码兽进出。它们似乎是要去往那里,它头顶上的那个人类世界。它曾扬起脖子看向那球体,没多久还是垂下,仅仅只是目视前方。
它的职责是看守大门。其他事,与它无关。
“你啊,真是轻松啊。”摩虎罗兽(灵猴兽)曾站立于高处与它平齐,语气调侃的说着。它没有反驳,却也没承认。轻松吗?或许。它只是要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已。
它以为自己是绝不会失职的。
——直到那一天。

渺小——如是形容似乎有些不妥,它便换为了娇小二字——娇小的人类来到了门口。以人类的分类标准来说,她应该是雌性,并且还处于幼年。但这些对它来说全无意义。它只是公事公办地让她离开。
明明只是一个人类罢了,更何况那样矮小,毫无力量。但它似乎拿她毫无办法。它甚至离开了自己应该永远驻守的地方。
它感受到她握着自己耳朵的双手柔软而纤细,它想即使是幼年期的数码兽也不会像她那样脆弱,只需要自己动动手,她便一定会被碾碎成资料的碎片。
但它没有。女孩被从它头顶抛下,它却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女孩在它的掌心间睁开眼,随后嘴巴弯曲张开——在人类的定义里,这似乎是笑容。
它看着她,内心感到了困惑。
有一个声音告诉它,你本就该如此。
本就该如何呢?

听到了她的尖叫的时候,它飞快地往那里冲了过去。这似乎也是本能。但数码兽除了互相战斗吸收彼此的数据,什么时候保护一个只相处了极短暂时间的人类,也成了它们的本能呢?
它向摩虎罗兽亮出了刀刃。
它失去了自己的神明。

当那束光芒夺走它四肢百骸的力量,而它由完全体退化为成长期的娇小模样的时候,它忽地松了一口气。
它的任务被它的神明解除了。而它的神明也不再是它的神明了。
它转头看着手里捧着小小机器的女孩,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流淌。
现在它看她,不用再费力地蹲下来了。

从第一部回头慢慢看dm,现在看到dt,可能会有文段掉落,也可能会有dm原创孩儿的段子掉落(可能0102背景,也可能dt背景 因为我没定好)
对,我说这些只是为了告诉你们,ae点文应该会晚,但它是不会咕的(谁要看一样)

他似乎天生就应该被人讨厌。就好像从某个缝隙间钻出来的蟑螂、啜饮下水道脏水的老鼠一样。对,他知道自己被讨厌是有着充分理由的——谁让他是一只病毒种的小恶魔兽呢?他就应该是属于黑暗的,一旦暴露在阳光之下,就应该收到万人唾弃。
可是他不甘心啊!他只是想呆在这孩子身边而已!!就像驯兽师的搭档数码兽一样,呆在她身边、保护她、为了她战斗、为她进化。
那孩子多么的苍白瘦弱啊,像是一阵风就能将她薄弱的性命带走一样。他又能陪伴在她身边多久呢?
雪白的墙、雪白的棉被,在那之上唯一的色彩是黑——黑色的长发,散落于一片雪白之上。他小心而又虔诚地轻轻拍打双翼,靠近了女儿,收敛自己锋利的爪,想要为她整理凌乱的发丝。一定不能吵醒她,他的女孩正沉睡于甜美的梦乡。
但他没能成功,幼狮如炮弹般冲刺,将他撞倒在了地上。
“你……!”他愤怒地看着对方。对方毫不在意,他亮出自己锋利雪亮的爪牙,天蓝色的眼瞳投射出锐利的光芒。
他果然和疫苗种八字不合。
“做得好,幼狮兽。”清冷的男声从那里传来。他看着对方,明明是和床上那女孩相似的面容,却那样的冰冷生硬。少年用和他那数码兽如出一辙的尖刻目光看着他。
“我绝不会让你接近我妹妹一步的。”她的兄长下了如此宣言。
他什么都没说,他只是又一次收敛翼爪,蜷缩在了天花板之上的阴影之中。
还没到时候。
他告诉自己。
还没到你拥抱自己的光的时候。

瞎摸一下,是自己瞎几把脑的孩子
大概是哥哥(14)搭档幼狮兽(疫苗种) 是脑子很好的天才型妹控选手,对↓妹妹的搭档表示「老子妹妹明明是天使怎么可能由你来做她搭档 你一定有大阴谋!离我妹妹远一点!!!」
妹妹(9)搭档小恶魔兽病弱的小天使(。)小恶魔兽是个主控痴汉(?)认为妹妹是他的光 并不讨厌哥哥 觉得早晚有一天他会接受自己的【

京剧猫 看上去闹闹腾腾的 给小孩子看他们也可以为剧中人物拍手叫好 好像只是一部简单的、传统的主角痛打反派的动画片
但其实你仔细回去咂摸咂摸 编剧在剧情上全都放满了刀子巴掌和大枣。

我头都给京剧猫编剧割下来,球球你们就算明月离队了也给她点点镜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