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一个吃冷门的傻子是不会有粮的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没有驾照
没有经验
被吞了再重发好了……
(说起来正文真的好长时间没更新了)

我想看——凯莱开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噢噢噢哦哦噢噢噢哦哦噢噢噢哦哦
不对的以前的我不是那么低俗的人………………
想看一些凯莱老夫老妻甜蜜温存一样的缠绵,想看凯佬明明已经忍不住了还是耐着性子安抚第一次而不安的莱娜
想看——————


眉角的吻轻柔地落下,凯莉伸手将散落下来的发重新别到耳后。身下的人有些颤抖,但此时咬着下唇,一副倔强的样子。她握起那人的手,从指尖一点点吻到不那么柔软的掌心。她看见身下人的耳尖一点点变红。
“要做的话就快一点……!”
终于是忍不住地说出了口。
于是凯莉笑出声,她的舌尖濡湿了对方的指间的缝隙,然后就在对方即将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凑上前去,给予了一个柔软湿润的吻。

夜还长着呢。



我好想开车啊……(闭嘴)

小号!!!!
如果有幸fo我的人里面有mlp的同好的话,欢迎来找我玩
这个大号以后只拿来写同人了,待会儿去删点东西

SHOUTINGMOOOOOO:

哟哦哦哦噢噢噢哦哦
会在这里发表痴汉言论,以及脑洞,以及很多日常
会有自己的pkm百合脑洞设定,以及小马皇家姐妹的片段,大号以后就拿来写同人了
👌

【凯莱】kiss

就是想写写这种东西:)生活艰难,需要笑对



由凯莉发起的吻通常有个柔软的开始。
她会用双手按着莱娜,从乌黑的发梢轻柔地落下,额头、眉角、鼻尖,最后落在嘴唇上。她极有耐心地一点点地进攻,乐于看到原本想推开她的某人最终僵硬在原地。
但凯莉小姐说到底还是猎手,当亲吻落在嘴唇上,当莱娜最终垂下双臂任她行动的时候,她便开始了正戏。
可以说是经验缺失的莱娜无法抵挡的进攻。但凯莉的吻是甜的。这可能与她时常叼在嘴里的棒棒糖有关。在莱娜呼吸困难的时候,她却在口中尝到甜蜜,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凯莉的吻让莱娜丢盔弃甲。让人面红耳赤地,口舌交缠的声音,亦或是睁开眼所能看到的对方放大的脸以及那双眼睛中所带着的愉悦情绪,最终都会让莱娜无奈地闭上眼,手指攥着粉色的卫衣。
凯莉的吻也曾经不那么充满攻击性,桀骜的大小姐吻过绝望哭泣的信徒。那个吻一开始带着挣扎的意味,到最后是双方的盔甲崩裂。从来都是甜蜜的吻中混入了泪水,显得苦涩怪异。
通常一吻终了的时候,凯莉会看着莱娜调整呼吸,然后笑着捻起对方的发丝,问她要不要继续。
但那一次双方只是静静地背靠背坐着,直到月亮落下朝阳升起染红土地。


由莱娜主动发起的吻是罕见的。
她不像凯莉无时无刻会用肢体动作表达爱意。通常会在缠人的恋人不断骚扰自己以至于无法做事的时候,飞快地在对方的面颊上留下一吻。然后对方就像是得了什么美味的糖果一样,乖巧地找地方坐好看她忙碌。
莱娜的吻不像凯莉那样会发出面红耳赤的声音。她总是浅尝辄止,唇瓣厮磨,但并不会深入。往往带着和她这个人一样使人安心的气息。凯莉总会在接吻是用双手环住莱娜,当她得寸进尺想加深这个吻的时候,莱娜会竖起一根手指按在对方嘴唇上,默默推开她。
莱娜主动亲吻往往发生在一个平静的,是人心情愉悦的氛围。可能是凯莉做了些什么,她也没生气,随后对方将脸凑过来,吧唧一口亲在莱娜的额头,然后眼睛一闪一闪地充满期待地看着莱娜。这会让莱娜无奈地叹气,却不会让她拒绝。
莱娜第一次主动吻凯莉的时候,并不是将对方当作什么劳什子的星月魔女,而仅仅只是一个孤身一人的女孩。那大概是莱娜第一次看到凯莉如此脆弱不堪的样子吧。但她没有点破,凯莉也秉持着最后的那一点骄傲,仅仅只是在吻后扑到了对方怀里。
莱娜没有追问什么,她只是静静抱着对方,扶过柔软的发丝,等着那轻微的颤抖停下。

二季莱娜没出场
安莉洁登场我是挺开心的因为我特喜欢磕小姐姐,总觉得我高三闭关回来就是凯柠的天下了
虽然不是不吃但说到底还是凯莱>凯柠,可能高三回来就是一片凄凄惨惨戚戚了……
手头的债还完,会遁到小马那里去养养老,高三毕业写凯莱陆鬼雷安的冰与火趴,冷cp也写(梗着一口气)
习惯吃冷cp了……凯莱有那么多粮我已经很满足了(坚强的人不需要抱抱.jpg)

……我大概是设定狂魔了
冰与火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这里大概就是没有细想的冰与火趴
当初高一花了一个礼拜,从图书馆借到了一到十五册上课不听下课明目张胆地看完了,当时我把马丁聚聚当成了神,之后的还没补
电视剧也没去看,只看了b站几个cut和剪辑(剧情和书里面差好多……)
内含凯莱、陆鬼、雷安
胆子贼拉大的选择了pov写法(大概)莱娜紫堂陆和安迷修
挑(fang)战(fei)自我

莱娜
莱娜抬头,她看到黑色的信鸦朝学士的房间飞了过去。黑色的翅膀带来黑色的消息。她想。今天她把束胸系得更紧了一点,明明穿上了盔甲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她就是一点都不想让他人看出端倪。
女骑士。这个词说出来其实就是有问题的。无论是大到皇帝陛下的御林铁卫,还是小到效忠于没名气贵族的落魄骑士,哪一种都和女人搭不上关系的。
女人应该学习刺绣,懂得淑女的微笑,然后在十四五岁的时候风光地出嫁,二十几岁有了孩子,幸福地过完自己的一辈子。
莱娜闭上眼睛,告诉自己并不是这样。女骑士莱娜。她并不是那些需要他人庇护的柔弱女子。而现在她还要保护好小姐凯莉,无论发生什么,无论对错与否。
不,不是的,并不存在对错与否。男人们的战争将大陆维持了几年的和平打破,在这个最温暖的最长的夏天爆发出来的战争是没有什么对错可言的。但受害受苦的永远都是妇女和孩子。妇女和孩子,但不包括女骑士。莱娜想。
她穿上盔甲,走到大厅的时候,年迈的学士拿着信件慌张跑过走廊。莱娜想叫住他,但最终没有开口。她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那位老人。克罗佛学士一年前患了风寒,这一并不严重的疾病夺走了他枯朽的生命。现在的这位学士是皇城过来的,他在这没有亲人。他并不出生于凯岩城。也最终没有机会再离开了。
他敲开了凯莉小姐的门。
莱娜别过头,在心中向女神诉说着饶恕今日的罪恶。
先是一声闷响,再然后是一些艰难的呼吸的声音。老学士的喉咙破了个口,空气随之进出,带出一团团鲜红液体。他应该没能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他只是前来告知年轻的小姐,她那异母哥哥在王城的决斗中不幸丧命的消息。他怎么也没搞清楚这怎么就成了自己的最后一天。
莱娜转过身,她走向走出房门的女孩。她脱去了一直以来的美丽衣裙,转而是换上了普通平民的粗布衣衫。她看到莱娜,快活地笑了。手上那柄弯弯的匕首往下滴落着鲜血。莱娜尽量提醒自己不要去留意学士脖子下那个漫延开来的红色水塘。凯莉小姐如此发自内心的微笑是不多见的。
“我们准备出发莱娜,去北方。”
凯莉的话语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莱娜在心中哀叹。她感到系紧的束胸勒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她想要阻止女孩的行为。
那是北方。长城以北的死亡之地。守夜人和异鬼。梦中冒出幽蓝火焰眼睛。您要去那里干什么呢?您要去那里为了什么呢?
但最终,女骑士只是单膝跪地,将长剑拔出放置在膝盖上。
“我的剑与人都是您的,凯莉小姐。我会保护您,赌上我的自尊与性命。”
她听到凯莉快活的笑声,女孩蹲下身,她扶正了莱娜的脑袋,水蓝色的眼睛和水银灰的眸子对视。她在莱娜闭眼的时候亲吻了她的眼睛。
女神在上。莱娜想。
愿您保佑她的安全。
凛冬已至。

紫堂陆
紫堂陆记得遥远的某个地方并不信仰七神,他们的神明乃是什么劳什子的千面神。希望那些千面神中有个管理死亡的,然后紫堂陆就可以揪着他的头发质问他是怎么干活的,怎么会将死人放回人间。
银发的男子整暇以待,他窝在柔软的沙发上,身上还盖着毯子,俨然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可是那红润的脸颊却实在出卖了他。
“紫堂大人为何如此愁眉苦脸?来点多恩的水果不好吗?”狐狸家的人捏着一串绿葡萄,眯着眼睛这么说。好像是来度假的一样。
“死人也可以吃葡萄?”紫堂陆哼一声,踱步走到鬼狐天冲面前,由高处看着男人头顶的发旋。两个发旋的人天生固执。他居然想到小时候乳娘说过的一句话。现在那老妇人早就被遣送回了家,林可喜欢那干练的老人,当初还和自己闹了脾气。
说到林,紫堂陆看着鬼狐天冲的表情忽然变得危险起来。鬼狐咬一颗葡萄,爆满的果汁在嘴中爆开来的时候忽然全身僵硬了一瞬间,但下一秒便一切如常。他抬头,用慵懒的微笑面对紫堂家的代班家主。
“谁给你的自信,在杀死了我紫堂家人之后还来这里的。”
紫堂陆这么说。他想到那只黑色的渡鸦。紫堂幻在王城失踪,紫堂林则是被面前的人斩落马下。紫堂家忽然冷清了起来。鬼狐天冲,这个家族是新兴的小贵族,又或者说是经历了好几年好不容易取回了家徽的落魄贵族。谁给他的自信?
又或者说,这一本该在王城叛乱死去的男人,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既然活过来了,紫堂大人又何须担心胞弟的安危?”鬼狐站起身和紫堂陆平视。
“你用什么收买了他。”紫堂陆无奈地叹口气。林爱玩且思考简单,恐怕不是面前这狐狸的对手。但林从来不会忽略自己而轻率地做决定,他在意的是这个人到底摆出了什么筹码。
“一颗龙蛋,又或许是,我告诉他他能够拯救紫堂家,仅此而已。”
“……你让他和幻一起行动了?!”
饶是紫堂陆也不由拔高了音量,林从来不喜欢年轻而怯弱温和的紫堂幻,哪怕对方是名义上的家主,每次见面也会明里暗里嘲讽一番。这番安排怕不是要了两人的命!
“呵,只是暂时同行罢了。”鬼狐天冲捏起一颗葡萄,翻动手腕丢到了那边墙上的地图,砸在了某个地方,留下一抹水渍。
他又捏起另外一颗。
“热情的年轻人适合多恩,那里的阳光正好,坎特洛特的寒冬尚未抵达。而腼腆的年轻人,正适合去北方磨砺性格。”
多恩和北境。
紫堂陆得出了答案,权衡片刻之后,他开口:
“那你呢,鬼狐天冲,你又要去往哪里?”
鬼狐天冲笑了。
“我将要去往的地方危险而诱惑,那里曾是最光辉灿烂的地方,现如今则是陷落于战火与不幸。不知紫堂家的勇士,愿否与我前往,拯救民众于水火之中。”
我一定是疯了,居然听着一个已死之人的胡言乱语。
“紫堂家从不退缩。”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安迷修
历史上最年轻的御林铁卫。安迷修穿戴盔甲的时候想到了旁人对他的称呼。那时候的自己多么年轻啊,就像是刚刚脱离父母的年轻雄狮,迫不及待地想要向他人展示自己的功绩。但后来安迷修再披上白袍的时候,沸腾的内心便慢慢冷却。
他今天早上最后一次书写了那本白典,白骑士之书。右手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所以他的字迹难得有了抖动与错误。安迷修忽然觉得自己苍老了起来,哪怕他现在仍然是七铁卫中最年轻的。他披着白披风,拿着没有花纹的白色盾牌,全副武装地走进大厅。
他想到上个礼拜这里还举行着盛大的宴会,而他还带着些许自矜给予年轻的风暴之地的领主些许建议。这其实是逾矩的,但他看到那年轻的公爵拿着酒杯,轻佻地与谷地的小姐交流,他就是忍不住上前了。现在已经没有宴会了。也没有轻佻的公爵。雷狮坐在铁王座上面,带着一丝桀骜。
他这时候应当做什么呢?大脑混乱的时候,安迷修却是一步步走进了铁王座。他看到那个总和雷狮走在一起形影不离宛若影子的私生子,他依旧是将大半张脸埋在围巾里。私生子,对,先王一定是有着私生子的。继承顺位在雷狮之前。倒不如说就算是他那不成器的哥哥,继承顺位也是在雷狮之前的。
但面前的人坐在铁王座上,好似理所应当。
安迷修抬头,他感到累了。骨头在咯吱作响,手上的伤口好似溃烂流脓。万能而又该死的七神,谁能告诉他他应该怎么做呢?
他听到雷狮的声音,模糊不清。他看到雷狮站起身来。那双手依旧白洁,他记得先王的手总是鲜血淋漓,那是被铁王座所刺伤的。由宝剑熔融而成的王座不是人人所能坐得的。这是不是意味着雷狮就是这大陆的新王呢。
“雷狮殿下,请您自重。”他时常将这句话放在嘴边,因为这位公爵的行为总是那般的轻佻和不计后果。
“我可以将此重任托付给你吗,安迷修,最年轻的御林铁卫。”他听到雷狮的话,好似蛇吐信,又似雄狮低咆。
“当然了。”安迷修单膝跪地,低下了头。
伟大的七神啊……
“陛下。”

一些补全的设定。
鬼狐是小贵族,紫堂是年代久远的大贵族。
莱娜是“女骑士”,凯莉是鬼狐的妹妹,片段时间线是王都叛乱鬼狐假死,按顺位来说凯莉就是女爵了,虽然这位女爵下一秒就捅死自家学士跑北方去浪的。
鬼狐假死莱娜凯莉知道,然后这时候他选择的盟友是紫堂陆。顺便坑一把对方弟弟,把紫堂林丢到多恩,把紫堂幻丢到北方格瑞和金那里。
啊顺带一提格瑞是守夜人而且还有个姓氏是雪诺(snow),这大概是出自于我的恶趣味了嘿嘿嘿。啥都不知道的JohnSnow.
安迷修是御林铁卫,雷狮现在的角色大概就是原著的蓝礼了,你可以把安迷修当成他的百花骑士(喂)原著马丁认证的gay佬,虽然是be。当然在没有正文的情况下鬼知道雷安是be还是he
这要是写出来是个巨坑了,所以你们看看片段就好,我还有欠债呢……
写得儿戏就不打冰与火tag了(……)

加了陆鬼
放飞自我的设定(再次强调)而且不会有正文的(喂)
阴阳师设定大多来自当年看滑头鬼得到的经验😂


紫堂陆发现鬼狐天冲时常坐在走廊上看着那串新挂上去的千纸鹤。
那是紫堂陆的手笔。纸鹤是他折的,上面附加了结界刻印,整个紫堂家挂满了这样的纸鹤串,连接起来的话紫堂家的大屋便笼罩住了一层无形的结界。这是惯来的保护措施,这位狐妖难道有何见解吗?
鬼狐成为他的式神也不过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他听说后山有只狐妖,明明被家族人员重创了却死活不愿意屈从。连弟弟紫堂林也在他那里吃了瘪——陆林所在的分家擅长于将原本应该净化的妖物化为自己的式神。弟弟吃亏哥哥上阵。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鬼狐转过了头,那双柔软的狐狸耳朵晃动几下,他露出一个微笑。
“紫堂大人,您在想什么呢?”
紫堂陆没有上前,他说:
“我在想……”
“你在想什么,鬼狐天冲。”
……
“您这可不是疑问的语气啊,紫堂大人。”


大概就是紫堂家现任家主是幻,陆是分家家主。嘴上虽然每次都不客气的说幻但暗地里帮他处理了不少问题。操劳命……
嗯我看漫画就觉得陆是那种虽然不喜欢幻不争气但还是当个弟弟看的态度。难以说明,就先这样吧。
虽然摸了几个片段,但我觉得陆鬼性格难以捉弄……


你知道熬鹰吗?
那是训练猎鹰的一种方法,鹰类桀骜不驯,就算被捕捉也不会轻易屈服。熬鹰是一场耐力的博弈。从捉回来的那一刻起,鹰便不会有合眼的机会,熬鹰人会每一时每一秒,让鹰的精神保持高度警惕,一天两天三天,慢慢打磨着对方的野性。等最后,就是一只完美的猎鹰了。
紫堂陆向来认为,驯服妖物和熬鹰别无差别。
但鬼狐天冲是个意外。
他见到鬼狐的时候,这只妖狐正处于最狼狈的状态。浑身的伤口没有止血,而其中有一道是弟弟林所留下的,妖刀致使着灵力的不断流失。
这应当是熬鹰最关键的一步。
可紫堂陆失败了。
鬼狐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式神。紫堂陆在打手印,留下契约的时候看到鬼狐天冲的眼睛。看到了那双闪烁着光芒的金色眼眸,紫堂陆便明白了。
从今往后他有了一只优秀的猎鹰,但这只猎鹰是永远不会磨尽野性的,失败产品。


ooc不可避,本来想摸凯莱加陆鬼的片段的,但没能撸出来,大概是鬼狐凯莉两兄妹见面,莱娜紫堂陆两个人相望而尬的场面吧(默)

lof的审核机制好迷
明明是那么,甜蜜蜜的凯莱(难过)
图片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楚

您是神吗——????!!!!赞美您!!!!!

红鲸七海凌NR.:

@莫语-一个吃冷门的傻子是不会有粮的

这是上面太太的设想!!!我只是画出来了而已.而且还没有征求意见(.)


是这样的我本来今天画了一天头很痛也没啥图力了准备收板子来着然后看到了太太关于凯莱马设的很详细的设想...
突然就图力max!!!x.

因为我也是双厨所以有想要把太太的设想画出来的想法...

刚和太太讨论了一会儿就磨磨蹭蹭画出来了.

小马的模板我找了半天然后研究了一会儿最后我选择改图(.)

凯佬我用的是粉色.结果图完成后因为电脑色差变成了桃红..我给调了调.勉强凑合吧x.
对不住了凯佬!(双手合十.)
去了头上的五角星怕把耳朵硌着了.x
然后加了些元素.比如棒棒糖啊.CM是依据太太的设想来的.画星星的时候我愣了一下:五角星还是四角星哦?
然后就五角星了.

接下来的莱娜我是后画的.
别吐槽画质bu.
莱娜的CM谁看得出来是蔓越莓饼干哦?x.
反正我看不出来.

后两张是加了点衣服.
就这样了:)

凯佬大概是到处耍的飞马.
然后莱娜就是安定的陆马(摊手.)

最后再次感谢太太!!!
马化真可爱!虽然我毁了.

其实说白了我不雷鬼莱,我甚至喜欢吃现代趴下的那种“我喜欢你我以为你不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我只能默默陪在你身边”的青涩恋爱
但我真的很讨厌一些原作背景下的鬼莱
莱娜不是无脑愚忠啊……最后原作的莱娜是处于一种信仰崩塌的状态,大块头和瘦竹竿死的时候她明显都不忍心去看,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做了而已
为什么有人喜欢把鬼狐写成渣男而把莱娜写成那种“哦就算你打我骂我我的心中也只有你!”“我知道你是利用我了,但那又如何,我爱你!”的痴女……
真的,我很讨厌这种鬼莱
因为这种不仅黑了鬼狐也黑了莱娜……
原作官方对莱娜态度已经够微妙的了……漫画不出场感觉就是动画没出场的紫堂兄弟的替身,没有官方周边……下一季估计也不会出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