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我要开始认真写东西了!

【おそ松くん】无法退却

#长篇黑/道松,正剧向
#更新未知⋯⋯。仔细想想我还欠着教师松的数字速度以及宗教松;3
#三对兄弟设定
#有年龄差
#cp为速度材木数字
#为了剧情需要每个角色与正片都有所差异,可能会感受到不同程度的想杀了作者的想法,但请务必不要付诸行动,谢谢
#毕竟官方都已经那样了我们何必互相伤害



#0
我是松野轻松,奉命来协助你们的侦探。

松野轻松,今年二十四岁,原来只能在那些大城市里面帮着无聊的主妇跟踪那些十个里面有九个已经确定出轨的丈夫,在不满自己的妇女之友的称号后,和刚被收编为特警的弟弟十四松来到了这座海边城市。对那些致力于与黑帮斗争到底的条子做出了本文开头的自我介绍。

在话音落下的几秒之后,所有的人爆发出了大笑。

轻松有些不知所措了。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他们在笑什么。一个原来只能做妇女之友的傻白甜侦探,突然要在这么一个一言不合挥拳相向血溅五尺的地方生活已经是一种困难了,更不要说提供帮助了。

帮助?开什么玩笑?你一不会开枪二不会杀人,光凭那个聪明的小脑袋能帮到我们什么。那些条子的头,同时也是弟弟十四松现在的头的人啐了一口唾沫,这么对轻松说。妈的,老子可没多余的人来保护你个小侦探,回你的大城市抱有钱人的大腿去吧!

弟弟十四松用一种担忧的目光看着自己,他的笑僵在脸上,努力的想做些什么来调节气氛。而轻松⋯⋯

轻松他捏着拳头,用出生成长到现在最大的音量吼了回去: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要离开!我也只会和十四松一起离开!!!!”

最后那个人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给了自己一张纸条。

“能帮老子查出这件事情幕后黑手的话,我就当你是个汉子。”

这么一番激将,轻松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事后想想,他也不由得感叹那队长的用人之道,看似粗鲁的对待,实际上却是抹去了对方高高在上的态度,还反将对方一军,让他心甘情愿地去为自己全力工作。

厉害,厉害。

轻松摇了摇头,将思绪收回来,压低了帽檐,他再一次裹紧了身上的米色大衣。这城市的风中总是带着一丝大海的咸腥味,让初来乍到的轻松有些不自在。

口袋里的纸条已经被手心的汗水润湿,大概了解了事情梗概的轻松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这个任务有丝毫的容易。

表面上来看,这只是两个小组织的摩擦碰撞而已。七龙组和虎啸组,这也算是这城市里面新兴两个组织了,这次的冲突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毕竟死人了,而且死的还是虎啸的干部之一。

可是奇怪就奇怪在,为什么是这两个新兴的组织。七龙盘踞在城市西南商业街的一角,主要是收取保护费。可虎啸却是寄生在东边居民区的蛀虫,靠着敲诈和威胁树立威信,单就口碑而言是差的不行,完全没有一点黑道风范,单纯就是小混混集合体。

那么,为什么两个隔着好远的小组织会有冲突呢?

“叮——”

一阵悦耳的风铃声让轻松回过神来,离他还有几步远的地方矗立着一家咖啡屋,木制招牌上面用粗放的红色字体写着【SOS咖啡屋】几个字。

SOS,反过来组合就是OSO。oso君,据说是这条街上势力最大的武器商人,连这城市里的龙头山口组都要对他客客气气,这样的人⋯⋯知道的事情应该不少吧?

但轻松却忽然犹豫了。

内心有个声音在叫嚣: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回去吧,一个人夹着尾巴回去吧。

绝不!轻松咬牙,正准备上前推门,却是有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男人身形高挑,身上是裁剪得体的黑色西服,穿的极为认真,领口的扣子全都扣上了,但不知为何,袖子却是被撩了起来,露出了一节肌肉结实的手臂,隐约还能看到纹身。

纹身!轻松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道上的人!

似乎是注意到了轻松在看他,男人极为吝啬的,似乎是不屑于多浪费时间一样的瞥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轻松忽然觉得全身被冷汗浸了。男人那双海蓝色的眼睛似乎带着冰冷的杀气,明明是那样澄澈透明的眸子,却显得空洞无比。

“哼⋯⋯”似乎是没多大兴趣的样子,男人轻哼一声,便离开了。

轻松这才战战兢兢的走进了咖啡屋。

一进门——

“欢迎欢迎~啊呀我这样的小店能入的了侦探大人的法眼真是一件奇事啊——”传来了一个调侃性十足的声音,“那就是我介绍一下好了,鄙人oso,叫我oso君就行。”

轻松急忙回应:“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松野轻——”剩下的话语被他卡死在了喉咙里,翠绿色的双眼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睁大,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

那是一颗年龄大抵在二十五岁上下的男人,极为随意的坐在柜台前。乌黑柔顺的短发贴在额前,脸上是玩世不恭的微笑。上身仅着红色衬衫,领口的纽扣也没有扣好。

可让轻松无言的,不是面前那人的态度,也不是他不可思议的年轻,而是⋯⋯

他的眼睛。

他的右眼,啊,那是多么美丽的红色,仿佛是那名贵的红宝石一样,清澈透明,还带着一丝笑意,那么友好的看着你,让你提不出一丝戒备,就像是一个大孩子的眼睛一样。

可是,可是他的左眼⋯⋯

左眼紧闭着,一道狰狞的伤疤从右额一直贯穿到左眼下方,不出意外,那样美丽的红眸,却是永远只能形单影只了。

这年轻的武器商,居然是个独眼龙?!

轻松愣在原地,可oso君却依旧无所谓的笑着,似乎让对方呆住的不是自己一样。

他慢条斯理地说道:“松野轻?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这便是松野轻松与oso的初次相遇。

【おそ松さん】全员教师paro

全员27

为了区别六胞胎老师所以都是名字后加老师

大概性格有些ooc

cp暂定速度、数字、材木

 

 

松野小松

“化学就是爆炸啊各位同学!”

化学老师,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学校的有名人物

穿衣很随意,因为长得很年轻所以偶尔会被家长当做是学生

上课的时候比较喜欢摸鱼,在简单讲完知识点后就会让学生自己做题目,然后自己在讲台上面用教材遮住看小黄书

虽然上课时候经常摸鱼,但班级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这是轻松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谜

不过某些方面还是很认真的,尤其是在实验室里面做实验的时候

在校园818网上曾经有学生贴上了小松穿白衬衫看显微镜的照片,结果刷了几百楼,内容大概都是“小松老师嫁我!!!”之类的

会自己出钱给学生做学校因为危险度高而取消的实验

因为这样钱总是不够用,所以做出过发工资的时候先领了自己那份然后穿上轻松的衣服把轻松的也给领了

当然那之后被轻松暴打一顿

很多次被学生目击到出现在轻松老师的办公室里面

是个各种意义上让学生心安依赖的老师,被学生评价为“感觉就像大哥一样,不愧是松野老师们的长兄”

 

 

松野空松

“My dear students”

英语老师,在他的课上经常会有学生捂着肋骨说好痛肋骨要断掉了然后逃去保健室

当然那之后会被保健老师松野椴松送回来

穿衣风格总之就是很痛

上课几乎是全英语的,发音据学生说很性感

是个各种意义上的好老师,学校让他带的班级里面总会有那么一两个问题儿童,最后都会被空松给感化

温柔负责,课上学生回答正确会很大声的说“excellent!”或者“perfect!”每份作业上也总是会认真留下评语

因为问题学生一开始总是不服管,会各种给空松找茬,搁在门板上的黑板擦或者粉笔盒下的死青蛙都是常事,不过每次等到不带这个班级的时候那几个孩子都会哭得很伤心

在校园818网上有他穿正常私服的照片,同样刷了几百楼,内容大致是“这不是能够好好的帅吗!!!”

在知道哥哥小松钱不够用的时候会主动借给他

有着谜一般的差生亲和力,这一点曾经被椴松开过玩笑——空松哥哥如果没有这种亲和力,也不会这么辛苦了吧?

午休的时候经常出现在保健教室

 

 

松野轻松

“这里用脚趾想都知道用这种解法吧!!!”

数学老师,在他的课上经常能够听到怒吼

小松老师有时候会同情的从隔壁班走到轻松的班级,然后在全班包括老师莫名其妙的目光中递给轻松一盒润喉糖

当然之后被打了

着装是那种规规矩矩的白衬衫打领带

虽然上课的时候对学生凶巴巴的,但课后还是会给跟不上的学生开小灶

带着黑框眼镜,其实度数并不是很深,只是每天都要备课到很晚所以要保护眼睛

经常会谴责小松上课时候摸鱼的行为,但对方丝毫不在意

刚开始当老师的时候曾经很错误的将自己的期望过多的加在学生身上,给学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甚至有人直言不想上轻松老师的数学课

被小松点拨之后教学风格就有所改变了

每次领工资都像打仗一样,必须是六胞胎里面第一个领的,不然可能会惨遭小松毒手

质问过对方为什么只拿自己的结果被一句“轻松的钱就是我的钱给顶了回来”

对于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里面的小松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态度

 

 

松野一松

“……那边那个,解剖刀拿好了。”

生物老师,课堂总是很安静只有老师的声音

学生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一松老师有着谜之气场,上课不敢说话。”

总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有时候穿着拖鞋就会来上课,不止一次家长找到学校“这样的老师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事实是没问题的,因为学生都认真听讲所以怎么可能分数低

上解剖课的时候眼神挺可怕的,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吓哭过小女生

但曾经被目睹喂学校里面的流浪猫,所以被怀疑其实内心是个很温柔的人

在学校考虑驱逐学校流浪猫狗的时候领着解剖刀杀到了校长办公室,校长嫌味先生哭着说“这群老师怎么回事啊——!!!”

流浪动物驱逐事件后在学生,特别是女生中有了自己的后援团,不过本人并不在意的样子

办公室窗户正对着操场,所以可以看到十四松老师上课的样子,一松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虽然本人经多方验证的样子并不是爱运动的类型,但无数次被学生看到陪着十四松老师打棒球

 

 

松野十四松

“大家!!拿出干劲啦!!肌肉肌肉!干劲干劲!!“

体育老师,课上总是十分的热闹

总是穿着一身运动服,带着棒球帽

学生们很少有叫他十四松老师的,大多数都是叫十四松哥

事实上也确实不怎么像老师,因为性格原因更像是学生们的同龄人

在课上和学生一起热身打球,不过最喜欢的棒球只会和兄弟们一起玩

有次课上学生脚扭伤了,一脸惊慌的背起来就往保健室跑,事后被椴松嘲笑了当时慌张的样子

在一松去找校长的时候,第一个冲到了校长室

经常会有学生送礼物给他,比如说球棒或者棒球帽,本人也会很高兴地收下

知道一松经常会看着自己,不过并不会说出来

虽然看上去是元气天然,但偶尔的发言会让学生觉得十四松哥真是real可怕

 

 

松野椴松

“想来保健室偷懒可不行呢~要好好上课呢~”

保健老师,比起小松这家伙才是摸鱼最厉害的一个

学生心中的恶魔,因为很会玩弄人心

总能一眼看出这个学生到底是真的生病还是装的,看心情把那些装病的学生送回教室,当然如果是空松哥哥的学生第一时间就会扭送回去

曾经有学生看到这家伙在保健室里面抱着手机偷懒,当然那之后学生被封口了

虽然学校规定是要穿着白大褂的,但在白大褂里面总是会穿着当下很流行的衣服

经常会被女学生告白,不过总会很委婉的拒绝

同样有着后援团

同样会在小松缺钱的时候借他钱,但借的是高利贷

不知道为什么很害怕一松

在嘲笑轻松喉咙经常哑掉的同时会给小松润喉糖让他给轻松,在轻松一开始错误教育的时候也狠狠骂了他一顿,那之后小松才去开导的

午休的时候会邀请空松来自己这里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