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我要开始认真写东西了!

它一直都看守着南边的大门。
门内直通向大殿,而大殿里是它们的神。它被神赐予了力量,所以它必须要忠诚于它们的神。所以它一直以来只是站在大门之前,目视着远方的地平线——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偶有些废弃资料如枯草团般随风飘过。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最近几日,经常有与它类似的受神恩赐的数码兽进出。它们似乎是要去往那里,它头顶上的那个人类世界。它曾扬起脖子看向那球体,没多久还是垂下,仅仅只是目视前方。
它的职责是看守大门。其他事,与它无关。
“你啊,真是轻松啊。”摩虎罗兽(灵猴兽)曾站立于高处与它平齐,语气调侃的说着。它没有反驳,却也没承认。轻松吗?或许。它只是要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已。
它以为自己是绝不会失职的。
——直到那一天。

渺小——如是形容似乎有些不妥,它便换为了娇小二字——娇小的人类来到了门口。以人类的分类标准来说,她应该是雌性,并且还处于幼年。但这些对它来说全无意义。它只是公事公办地让她离开。
明明只是一个人类罢了,更何况那样矮小,毫无力量。但它似乎拿她毫无办法。它甚至离开了自己应该永远驻守的地方。
它感受到她握着自己耳朵的双手柔软而纤细,它想即使是幼年期的数码兽也不会像她那样脆弱,只需要自己动动手,她便一定会被碾碎成资料的碎片。
但它没有。女孩被从它头顶抛下,它却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女孩在它的掌心间睁开眼,随后嘴巴弯曲张开——在人类的定义里,这似乎是笑容。
它看着她,内心感到了困惑。
有一个声音告诉它,你本就该如此。
本就该如何呢?

听到了她的尖叫的时候,它飞快地往那里冲了过去。这似乎也是本能。但数码兽除了互相战斗吸收彼此的数据,什么时候保护一个只相处了极短暂时间的人类,也成了它们的本能呢?
它向摩虎罗兽亮出了刀刃。
它失去了自己的神明。

当那束光芒夺走它四肢百骸的力量,而它由完全体退化为成长期的娇小模样的时候,它忽地松了一口气。
它的任务被它的神明解除了。而它的神明也不再是它的神明了。
它转头看着手里捧着小小机器的女孩,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流淌。
现在它看她,不用再费力地蹲下来了。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