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想读书 想写作 想把份内的事做好 想做一个充实的好人

一点最近的罗迪段子

自己随便慢慢写的三十题↓
1、如果是偶像

如日中天的偶像组合The Trees,简称TT,最近小组曲第二弹开催了。
“表情很严肃呢。怎么了?作词遇到问题了吗?”
一罐冰咖啡放在面前,迪尔玛抬头,前任队长罗娜朝她笑笑,也没打招呼就坐在了她身边。
“有问题找我说说吧。”
“没……”
迪尔玛曾经也是组合里的一员,那是在TT还没火起来的时候。后来身体不好,不再适应高强度的训练与live要求,反而是在组合崭露头角的时候退役,退居后台进行编曲作词的工作——虽然原本有些曲子就是她写作的就是了。
“嗯……表情完全不是没问题呢。”
“所以真的没事。倒是你,不去再和玛利亚练一下吗?明天就是live了吧。”
“玛利亚虽然平时很蠢,但live还是会认真全力以赴的。前段时间集训已经全记牢了,最后一天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嘿诶……”
“……”罗娜转头,迪尔玛只是低头看似专注的写画。不过本子上只有互相交错的线条,歌词毫无进展。杂乱的线条仿佛也昭示了其主人的内心。
“迪尔玛陪我练习一下如何?”
“哈啊?”
没等对方拒绝,罗娜已经把她拉起来。
“反正歌词曲调你全记得的吧?虽然现在已经不是队长了,但我可不想live上出现差错啊~就帮帮我吧!”
“喂……”
“而且本来”罗娜打开训练室的门,“应该和我唱小组曲的就是迪尔玛啊。”
“…………”
“你要是想着这种事,和玛利亚的配合会有瑕疵的。运营也说了要小组之间稍微营业一下吧?你这样——”
“我是不会把私人情绪代入工作的哦^^,迪尔玛不放心我这一点吗?”
“不……我……”
“那就来吧。”罗娜转身,长发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
“这摆明了就是不让我拒绝啊。”迪尔玛这下反而是笑了。
“那,开始吧。”

槽我怎么就……摸三十题还摸出来一个新趴设定的……
组合名我乱起的……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小偶像们,某迈是女装()
小组的话现在是「阿迈妮娜」「璐璐利兹」「罗娜玛利亚」这样 要说曲风的话……我因为也只喜欢2.5次元的水团也不是很了解…… 迈妮偏凌厉(?)是那种含剧情向在里面的,mv每次可以看做一个微电影 璐利的话是电音会多 罗娜玛利亚是少女恋爱曲这样
现任leader是阿迈
顺带一提之后的话迪尔玛会复出(你)小组重组之后是三二二「阿迈妮娜玛利亚」和「罗娜迪尔玛」这样的设定呢——
迈妮曲风变的轻快了(靠)罗迪是,走gk路线,总而言之就很帅(个人趣味)
总而言之都是我瞎掰的
顺带一提百合营业这个剧情是我个人的趣味(你)

这是我去日本玩的时候到一个景点就摸一点的段子↓

这大概是发生在,不管是阿迈还是妮娜,亦或者是玛利亚或利兹都还未加入回收队时候的事情。
大概只有十四岁左右的罗娜与迪尔玛,还处于组队的关系。那一次为了追捕某个逃亡的曙光会的人员,用魔法阵一路杀到了亚洲某个岛国上。
是,我这里说的,便是日本这个国家。
更详细点来说,是日本箱根的地方。
借助着大涌谷常年涌动着的雾气,两人与曙光会成员进行了一场颇为精彩的对决。当然最后还是完美地解决了。接通魔法阵送走了那几个人,迪尔玛正打算回去睡觉,却被金发的女孩拉住衣袖。
“不去看看吗?这里好像是有名的景点来着。”她解除了变身,笑着指指雾外人群涌动的地方。
“……”迪尔玛瞟了眼那人脸上一直以来得体的微笑,没多说也解除了变身,“随便你吧。”

“啊!这个好好吃啊……”塑料小勺上咖啡色的冰淇淋融化在嘴里是浓醇的黑巧克力的味道,罗娜略有些开心的眯起眼睛。
“啊是吗。那就好。”迪尔玛无聊地四处张望,随口附和着。
真是无聊啊……
那些不知道来自哪些国家的人背着背包,笑闹着从她身边经过。因为翻译魔法的关系,她都能听懂这些不同国籍的家伙口中所抄持着的不同的语言。
无忧无虑的,充满喜悦的。丝毫不会去考虑自己是不是会在某一天突然死去的声音。
啊……她眯起眼睛,略微促狭地看着天空。
真是不爽啊……
“来到大涌谷!不尝尝这里的名物——黑鸡蛋吗?吃一个的话,能长寿七年哦!”
充满活力的男声从旁传来,迪尔玛一愣。转头,二三十岁的男性手里举着牌子,热情而友好地望着她。
……这要是在领地那里,你这种无礼的男性早就——
“好啊。”
却是罗娜接过了话头,笑眯眯地问了他哪里买,然后就拉着迪尔玛离开了。等她回神,对方已经将剥好了的鸡蛋塞进了自己手里。

“……我说你啊……”中央给的预算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啊。
“不是说可以多活七年吗?吃一个的话。”
“你相信那种鬼话吗?”
“嘛,这种东西相信一下也可以啊~啊不过说起来是很不合理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一下子吃十个,不就可以多活七十年了吗?”
“……在那之前会噎死的吧。”
“啊!这么一来就自我矛盾了啊!明明是要延年益寿的东西却害死了自己。”
“不要深思这种东西了。”

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迪尔玛还是认命地塞进嘴里——就是普通的白煮蛋的味道。
能多活七年?就这玩意儿?
真的是唬人呢……

不过如果是真的的话……她悄悄地看了一眼罗娜。女孩长长的金发垂下,她下意识地伸手,替她整理至耳后。然后在对方投来目光之前转头看向远方。
相信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啊。这种事情。

“你啊,真的打算完全放假了啊。”
小心翼翼地踏过两级台阶,让水慢慢末过脚踝和腿,再然后坐下,让自己整个身体浸没在热水中。迪尔玛虽然口头抱怨着,却还是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
“嘛,反正这个月的业绩也足够了不是吗?可以把那些过不久就退出的人给压过了。”
罗娜并排坐在她旁边。长发用毛巾包起来,同样舒服地眯着眼睛。
两人没有离开箱根,而是直接找了一家温泉酒店入住了——美其名曰「放送心情」。十四岁的小孩要入住酒店也确实费了些口舌,到最后也依靠了些魔法才得以解决。
而这里是酒店自带的温泉。就在三楼,电梯直达,分为露天与室内两种。对于第一次体验这种事物的两人来说,也听取了一下旁边好心的大妈的建议。
温泉确实很舒服。直白地来说,便是泡去了一身的疲乏。迪尔玛第二次发出了舒服的叹息声。罗娜则是用手拢起一汪水,举起来之后看着它们从指缝间流出。
今天天气很好,大多数人选择了露天的温泉。有些还带上了烧酒,极为享受的样子。选择了室内的二人,某种意义上也是独处了。
这种时候是静谧的。没有多少说话的声音。
罗娜和迪尔玛,这两个人相处是不需要用过多的话语来填充时间的。因为安静而感到尴尬,因此想要寻找话题,两个人基本不会有这种想法。
相反是很享受这种安静的。
平日里要搜寻曙光会的人。罗娜时常要带着笑脸去和几位「前辈」沟通,迪尔玛又因为沉默寡言的古怪性格被其他人排挤。这种不需要再考虑周遭情况,仅仅只需要闭上眼睛休息享受,实在是难能可贵的时光。

稍微有点头晕。
在热水中待久了,罗娜便有些泡过头的感觉。于是便拍拍迪尔玛的肩膀。她望过来,眼神有些惺忪朦胧。这倒很有趣。罗娜站起身,捏捏迪尔玛泡红了的脸。
“我们回房间吧。这里的晚饭好像也很不错的样子。是怀石料理来着?”
“意味不明,那又是什么?”
“好像是很有名的特产?”
“看来你是真的预算大出血了啊……”
“嘛,偶尔这样也不错不是吗^^”
“随便你好了。”


只有这个是今天摸得 基于最新生肉 在这里还是扯皮一点废话
迪尔玛果然在罗娜和妹妹起矛盾的时候充当了调停者的角色,她是将魔杖拦在了罗娜面前,而是对乌帕说「别再说了」,但却没有对罗娜说什么,只是一个动作就可以阻止真的动气的罗娜
虽然依旧是丈夫相关的话激怒了罗娜让她暴露出真火,但这个动作又描述了罗娜和迪尔玛之间的关系,让我很开心

  乌帕被梅丽尔带离了房间,所以只有迪尔玛和罗娜在了。临走时候,她那“亲爱的”妹妹恶狠狠地瞪着罗娜,迪尔玛只能无奈地轻声叹气。
  她看到罗娜支着魔杖一言不发,只是双手交叠,一只手按在戒指上面。
  「生气了吗?」这种话很多余,罗娜明显是动了真火。如果她没有拦着,谁也不知道这个房间里会不会少一个人。迪尔玛又轻声叹了口气。
  “我不会真的弄死那小鬼的。”
  倒是罗娜先开口了。迪尔玛手上动作一顿。
  “但我真的生气了。”
  想也知道。迪尔玛摇摇头,正想开口,罗娜又打断了她:“你真的需要好好管教一下那个小鬼。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要真是这种性格的小鬼做了领主,没多久就会被其他人掐死。”
  “小孩子嘴欠罢了。”而且她平时也没什么机会与外界接触,待人礼节自然也差了一点。对于这一点,迪尔玛不知道是该感到可笑,还是丁点的歉意。她很快放弃了去纠结这些细节方面的东西,转而专心应付手上的事物了。
  那边罗娜盯了她半晌,忽然有些恨铁不成钢意味地叹气。迪尔玛意味不明地看她。
  “没什么。”
  迪尔玛也不多问,她大概知道罗娜在想些什么。
  大概是「如果我是你,绝不会放任那个小鬼那么放肆」这样的想法吧。
  可再怎么不成器,那也是自己的胞妹。哪怕她不喜欢自己,或者说梅丽尔也不喜欢自己,这几个人也是她的家人。如果说她是平民,这些事情是否就……
  不,永远不要去假设不存在的情况,迪尔玛。她对自己说。那只会徒增憾意罢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