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语史】无题

余韵做了个梦。
并不是什么伊逝消失亦或是死亡这样的烂俗的梦境。她们是学科,是不会有什么死亡的事情发生的。
但只是,只是那个梦过于正常了,所以她才会觉得不对劲。
伊逝还在,这是当然的,她怎么会消失呢?在自己诞生以前她便存在,用古井无波的黑眸静静地注视着一切,一些美好的、罪恶的、身心愉悦的、难以启齿的,所有这些她都看着。
但她不说。
对,伊逝什么都不说。余韵自觉已经在她身边很长时间了,但她好像从来都没有切实理解过伊逝。
她是怎么想的呢?这一切。
对了,就是什么都不说。梦中的伊逝用那条白色围巾遮住嘴,低垂着眼眸看着远方。她的眼神没有焦距,不看着什么切实的东西,当然了,也不看她。
对,这才是让余韵感觉不对的。
伊逝虽然什么都不说,但她却把什么都放在眼中。她的眼神能够传达很多东西。按说身为历史,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触动她才对,但伊逝不是的,她会因为一朵花、一片雪、一缕清风等等等等,她会因为这种东西而触动。余韵不知看到多少次了,伊逝看着那些旁人几乎不会在意的小事物,弯弯眉角,几乎是快乐地笑了出来。
而且,伊逝也是看着她的。
她教会自己很多东西。
伊逝曾经带着余韵去过即将涨潮的沙滩。她手持一根树枝,漫不经心地在沙滩上写着什么。上面有温暖的鼓励、有满含爱意的告白、有平淡无常的问候,甚至还有最恶毒的诅咒和谩骂。她不明白伊逝在干什么,就在问题要脱口而出的时候,伊逝抬头,这位历史小姐弯起眉角,算是露出了一丝细微的笑意。她抬头看看天,然后拉着余韵的手退回去。
然后涨潮了。
海水褪去之后,历史小姐赤着脚走回刚刚那片写满了字的沙滩。
那里什么都没有留下。
然后,那是余韵第一次听到伊逝的声音。
“你看,余韵。”
“这里什么都没有留下。”
她的声音低低的,一阵风就会卷跑,但余韵听得真切。
“但你我记得啊。”
余韵抬头,看着这时候还比自己高不少的伊逝。
她也看着自己。
对,伊逝会看着自己。不只是自己,伊逝看着所有人,所有的事物,她明明知道那么多,却对一切都保有着最纯粹的情感。哪怕过了千年也没有一点改变。她不可能是那样目中无物的样子。
于是余韵一下子惊醒过来。
“怎么了?”温热的手心贴上她好像还沁出了一点泪珠的眼角,低柔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她转头,就对上了伊逝半眯着的黑眸。她迷迷糊糊地,好像还没有睡醒。
她看着自己。
“不,没什么。”余韵回握住对方的手,再一次闭上眼,准备睡个回笼觉。毕竟这可是难得的周日。
“做了个噩梦罢了。”


你说我要是会画画多好(。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