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耳百/百耳】吻

证明一下没死……。
好久以前的百耳了,是深夜一口气在宿舍用破手机写完的
感觉再咸鱼下去我要完



耳郎响香在毕业典礼上吻了八百万百。

不知道是谁带了酒,可能是峰田,也可能是上鸣那个蠢货。低烈度的啤酒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毕业典礼上的宠儿。耳郎自己喝了几瓶,又帮八百万挡了好几杯。所有人吵闹着,像是要把这几年来的所有情感都嘶吼出来一样。可能是因为个性的原因,耳郎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嗡作响。

然后八百万似乎是注意到了。她大概是问自己还好吗?也可能是说要不要带自己出去透口气。耳郎记不清楚了,她只记得自己反握住对方的手腕,深紫的眼睛努力对焦,对上她那干净的黑眸。八百万的脸颊因为酒精的原因而泛起了浅浅的粉红色。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脚步晃动了一下,然后朝八百万那里倒去。

然后她擦到了八百万的嘴唇,柔软而温热。



耳郎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角,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到十年前的这一幕。

像个蠢货一样。耳郎响香这么自嘲。然后合上了自己面前那本厚重而笨重的剪贴本。里面贴满了那位三年前英年早逝的女英雄的所有报道与事迹,几乎要被已经能独当一面的耳机英雄翻烂。

你就是个笨蛋啊,耳郎响香。

紫色长发的人瘫在旋转椅里面,发出了低低的笑。

八百万百在三年前消失于耳郎响香的世界中。

耳郎有时候会想,是不是自己当时勇敢一点,现在就会不一样呢?毕业前,八百万曾经告诉她,她会加入哪个事务所。明明和自己是一样大的,黑发的少女滔滔不绝,未来已经被她规划得无比妥当。耳郎无话可说,只想激烈鼓掌。然后呢?她做了什么?选择了一所和八百万南辕北辙的事务所,接着在毕业典礼上用卑劣的小聪明夺取了那人的一个吻。

耳郎怎么可能会因为那种低烈度的啤酒而醉呢?她怎么会脚步不稳呢?她当时再清醒不过了。精确地计算着两者之间的距离,然后,擦过对方柔软的嘴唇。

“不要走。”

她扑倒在那个人怀中,近乎是恳求的低语。八百万不明所以。她是不谙世事的大小姐,暗恋了她两年的人握着手腕在怀中低语恳求,她也只会当作是好朋友之间的寄语。所以她一边笑一边说:“我们可以保持联系啊,响香。”

可实际上是自己跑了。耳郎逃离八百万的身边,却近乎病态地收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这样好吗?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失去八百万了。就算她下定决心说出内心的想法,也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喜欢你。”就算说出这句话,她也没有机会窥探对方的表情了。

“百,你还真是残忍啊……”耳郎只有在八百万去世之后才敢直接呼唤对方的名字。百,momo,意外可爱的名字在喉咙里摩擦,最后经由舌尖滚出。她一遍一遍叫着这个名字。最后发出了一阵大笑,笑到眼泪也落了下来。


耳郎将花束放在石碑前,站起身的时候看到那个男人沉默地站着。双色瞳冷静地看着自己。

她想转身就走。和情敌在这种地方相遇实在是最糟糕的一种重逢,就算对方还有一个身份是三年未见的同窗。

但最后耳郎还是放弃了。她朝对方挥了挥手。“好久不见,轰。”

然后她被对方邀请到了高级的咖啡厅。耳郎一边咋舌一边点了最贵的东西。她以前不喜欢咖啡,但近来迷上了苦涩至极的黑咖啡。深夜失眠的时候,一边喝着能让人血液也冷下来的黑咖,一边放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幸亏她家隔音效果不错。粗糙的男声混杂着杂乱的鼓声与低劣的吉他音折磨着她的耳朵。事务所的前辈知道之后骂她,说她明明有着那样的个性却这样乱来,简直就是在透支自己的英雄寿命。但她不在乎,失眠的夜晚依旧放任自己的血液一半冻结一半燃烧,默默注视着窗外的黑夜。

和某位爆杀王并列着no.2英雄之位的轰一言不发。让人窒息的沉默持续到他面前的咖啡变凉。

“我曾经想过,那个任务结束之后就向八百万求婚。”

“连我的混账老爹也同意了。”

他说完这两句话,这个人忽然显得疲惫起来。耳郎眨眨眼,嘴角扯出一丝微笑。

真是羡慕啊。他那么堂堂正正地说,我要去求婚。我也想这么说啊。对她说,我喜欢你,很久以前就是了。可不可以不要走那么快,等等我吧,百。等我追上你吧,百。等我能够成为与你并肩而立的人,请接受我的爱,好吗?

耳郎看着对方,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谢了他的咖啡,然后推门而出的一瞬间,听到他说:

“你知道吗,耳郎同学。我有时候很羡慕你。”

耳郎顿了顿。

“彼此彼此,轰你这个大混蛋。”



“八百万——!”

记忆里的少女回头,晶亮的黑眸里面显露出了懦弱的自己。

那是她近乎脱口而出的一瞬间。金黄色的夕阳在她周身打出了一层微光,耳郎看着对方逆光中的笑脸,几乎要哭出来了。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毕业后——要加油哦!”

胆小鬼。


耳郎回到了石碑前。

她蹲下身,闭上了双眼,带着近乎虔诚的神情,一点点,缩短了两者之间的距离。

她吻上石碑。

冰冷而又坚硬。

“我爱你,百。”

泪珠滚落,大滴大滴濡湿了石碑前的地面。她想到了自己的初吻,她把她献给了最美好的那个人。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