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MHA】胆小鬼

·三奈酱生日快乐!!!!!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挑了两个戏份偏少的人来写

·ooc难避免【。充斥着自我爱好的同人文

·cp为芦户三奈x青山优雅

·我觉得芦户要是能够个人回的话应该挺帅的吧【笑】





芦户三奈今年三十岁了。


听上去真是一个让人悲伤得想哭的消息,三十岁的女英雄PINKY在自己那个堆了熊玩偶的大床上滚来滚去,一头粉发被弄得乱糟糟的,最后头上那两只自出生以来便陪伴在身旁的角咯得自己头疼,她才停了下来。


真的又是毫无意义的一天。怎么说都是职业英雄,自己的生活不应该是更加充满激情一点的吗?当初想要成为英雄有一些原因就是芦户自己本身是个闲不下来的人,玩心实在是很重。这一点从当初高一合宿她被相泽拉去补课每次爆发出来的哀嚎中能够看出,让芦户三奈这样一个人过着平淡无起伏的生活简直算是酷刑的一种。


她又翻了个身,看见了被自己丢在书架角落的那个水晶球。


说是水晶球,但那玩意儿实在是太过于闪亮。如果打开下面的开关五颜六色的闪光就会爆出来闪瞎你的眼睛,所以自从受到这玩意儿并且被阴过一次之后芦户就再也没有打开过开关。青山优雅究竟是趋于怎样的心态才会送她这么一个东西的呢?


诶?会送出这样东西的人除了那个A班永远的迷之人物的青山优雅以外难道会有其他人吗?会有吗!


芦户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起,直奔衣柜。生活过的随性如她,房间里的挂钟指向午间十二点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下午两点和当初A班的女英雄们约定见面。地点是当今NO.2英雄的老婆八百万小姐,啊不对轰夫人选的,当初就已经暴露了自己身为白富美的傻白甜属性的轰夫人现在被国民男神英雄焦冻宠得...芦户选择不进行描述,她还是个单身狗请不要再伤害她了。


但饶是芦户也没能想到当初A班各位之中最为安定的居然是常暗踏阴和蛙吹梅雨。已经孕育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的常暗夫妇俩相处起来如同白开水一般,有次梅雨把常暗带出来一起聚会,其他几人愣是没能感受八百万把轰带出来时候感受到的那份甜腻与辣眼睛。反而是给人一种“啊,老夫老妻。”的安心感。


不过听梅雨酱所说最近几天季夏的个性觉醒之后那深藏于血液之中遗传自父亲的中二之魂也熊熊燃烧起来了。这次几人相约有一半也是为了帮梅雨解决一下这个问题。就芦户看来这个问题不解决也没事啊,到时候说不定会像她父亲一样吸引到和自己相伴一生的人。


芦户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熟悉的常服,扒拉了一下比之高中时期长了不少的头发,芦户没由来的就将思绪重新回到了那个顶着一头耀眼金发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举动总是不由自主让人觉得辣眼睛的人身上。




芦户和青山这个人,关系说不上好,但也不差。毕竟曾经在实战课上组队,那时候芦户放飞自我上天入地,一个没注意溶解液就滴到了青山那个闪亮亮的披风上面。原本笑得还无比自信自认为迷人的少年当时脸就黑了,发出“啊——”的哀嚎。


芦户那时候仅仅只是觉得青山有趣罢了。她喜欢有趣的人和事,所以之后就有意识无意识地拆青山的台,看着那嘴角永远翘起的人吃瘪实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但某一天开始青山有了改变。那是合宿之后发生的事情了。


在那之前芦户可是从来没能见到青山情绪低落的样子。算是头一遭了,金发的少年有些畏缩地抱臂,开口劝说切岛放弃前去救援爆豪的想法,虽然他那略带颤音的话语很快就淹没在了饭田和切岛那激烈的争吵声中。但芦户却是听得真切,她眨了眨眼睛,看着青山,一时间居然有些惊讶。


原来这个看上去有些没脑子的人也是会害怕的啊。


平时她看着青山在那里整天“shining~☆”,还时不时吐出一两句法语,还以为这人是属于那种大脑空空的笨蛋,原来这个人也是会害怕的,因为害怕而退缩然后暴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不像平时那样装酷。


那时候芦户很想问一下青山在合宿的时候是不是和敌人正面遭遇的,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虽然她并不是什么善解人意的性格,但莫名的就是不想要让这个家伙说出自己不愿意回忆的事物。


然后芦户和青山的交集就那么继续着,有事没事可以逗一下,但也仅此而已了。她没兴趣深入了解青山,青山也依旧是那副天下老子最闪亮的模样,那一天的低沉好像是芦户眼花耳聋一样。




芦户穿着日常服冲出家门跳上车,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往目的地冲过去。




但有那么一天,他们的之间的关系似乎就要跨过那条线,不再是朋友以上的关系。似乎可以再进一步。


那一天青山将她约了出来,依旧是满嘴不明所谓的引人发笑的痛语。芦户也一如既往,该毫不留情的地方就毫不留情地吐槽。青山也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于是芦户撇撇嘴,双手背在身后,超出青山半个身位走在前面。正午的太阳暴晒着大地,汗液使得衣服黏在身上,实在是不舒服。


“芦户。”


青山叫住了她。


芦户转头,看到青山那双闪闪发亮的紫色眼睛。


真讨厌啊。芦户回忆起那个午后,莫名讨厌起了那时候的自己。为什么一瞬间就明白了呢?她要是那时候再装傻就好了,那样的话以青山的性格一定就不会选择说出来了,他这种死要面子的家伙一定会将那句话憋在心里直到高中毕业两人再无往来也不提出一个字。


“你如果把那句话说出来的话,我就可能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啊,青山。”


梅雨曾经一针见血地说“三奈酱,虽然心直口快是一件好事,但一直这样的话会很伤人的哦。”


那时候她回了一句:“那样的话对梅雨酱来说不也是同理吗?”


蛙吹梅雨停顿了一两秒,然后继续用她那极具特色的声线平静地说道:“我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要对三奈酱这么说啊。”




芦户一踩刹车,掐在了即将闯红灯的边缘,她骂了一句“shit!”然后待在原地百般无聊地等着红灯跳转。


青山为什么会喜欢上她啊?


这个三年来都被芦户忽视的问题现在被拿出来思考,她咬着大拇指的指甲,回忆起自己和青山的相处模式。毫无一点情感上的爆点,平淡相处到毕业典礼。


最后一个爆点就是毕业典礼上青山送给她的那个水晶球。几乎是硬塞一样,青山做完这个举动之后转身就跑。


胆小鬼。芦户撇撇嘴。




芦户一路飙车来到聚会点门口的时候一脸懵逼的发现其他五人笑得诡异地站着。尤其是耳郎响香,这家伙自从两年前和上鸣那白痴闪电确立关系之后六人里面的单身联盟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对于这种丢去盟友的行为芦户从内心表示唾弃,却又还是默默祝福。


“喂三奈,你还单着吧?”一开口就对芦户造成了致命一击,芦户只想糊她一脸溶解液。


“是哦我没有啊脱团了不起死了你个混蛋!”芦户跳下车,龇牙咧嘴地朝耳郎扑过去,紫发女英雄笑得灿烂无比,一个闪身就躲开了芦户那热情的拥抱,后方的御茶子极为体贴地接住了芦户。


“喂——!听到了吧?我们可没有骗你哦?这家伙可还单着呢,你还有机会啊!”耳郎和尾白透像是起哄一样朝门内叫着,隐形人的透暂且不论,耳郎在那边挤眉弄眼,看得芦户莫名地一阵胃疼。


“嗨、嗨~Mademoiselle!”


芦户不知道该用怎么描绘自己的内心想法,大概是既有着日狗的酸爽感又有着看着千万头草你妈崩腾而过的莫名其妙感。


谁他妈能告诉她,为什么青山优雅从法国回来了而这个消息似乎大概也许在女生中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


欺负单身狗?


青山优雅长高了一点,他看着芦户,一双眼睛依旧是闪闪发亮的紫色,其实青山如果正常一点的话不管每时每刻自带“kira”的背景,长得也还算行,国外那几年似乎是让这家伙明白了这一点,起码现在老老实实穿着西装的男人比之前高中时候无时无刻都要凹造型的人看上去顺眼不少。


“干嘛?”但芦户到底是芦户,还不至于看直了眼,反应过来之后就继续对着青山呲牙咧嘴,“这可是女子茶话会诶你个男的过来莫非是想要被我们手动变成马赛克吗?”


她闭口不提自己内心的疑问,也告诉自己自己不在乎为什么青山回来这消息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芦户只觉得自己实在得做些什么,要不然那个水晶球的开关就会被打开,闪自己一脸。


她确确实实被闪到了,有着一个大大钻石的钻戒几乎是被青山推到芦户面前。如果不是因为震惊得不知道该干什么,芦户应该会丢给青山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我就算不和Mademoiselle你做朋友也没关系哦!我可是认真的!”


芦户觉得青山优雅可能是用尽了自己一辈子的勇气才能做出这样操蛋的事情。


这家伙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啊,居然在女子茶话会上求婚?而且,拜托啊,求婚什么的不应该是在交往之后吗?要不要直接跳过交往这一重要步骤啊?!


“啧。”


芦户咂嘴,不出意外看见低头九十度鞠躬将钻戒凑到自己面前的人浑身一抖。


“胆小鬼。”




芦户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其实她也是胆小鬼。


“你如果把那句话说出来的话,我就可能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啊,青山。”


“因为我还没有想要要怎么回应,那样太丢脸了。”


要是当时把这句话说出来就好了。


芦户三奈和青山优雅,都是无可救药的胆小鬼。





end


·没能说出来的设定一:青山优雅最先联系上的人是尾白透,也是这人给青山出了茶话会求婚的(馊)主意

·没能说出来的设定二:目前丽日御茶子已成为绿谷御茶子【死鱼眼】

·有些意思的当先世界观设定:爆豪成为英雄后很受欢迎,被女粉丝称为:啊啊啊啊啊好想抱紧这个人啊啊啊啊啊【这样(笑)】

·cp设定大概为:绿茶、常蛙、尾叶、轰百、上耳和三奈x优雅

·可以和之前的那个上耳的【笨蛋】连在一起看2333

·什么时候把这个系列补补全吧【←等等什么时候成为系列了???】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