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おそ松くん】所谓守信


速度松
自设魔幻?AU
松的复健短篇⋯⋯?啊让我忘了我的坑吧【躺平】
奇怪的ooc
也是可以展开叙述的,但是⋯⋯嗯
隐cp:材木、数字



“混蛋长男——!!!”

松野轻松的声音在森林里回响,带着歇斯底里的绝望。

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下,大若珍珠,倒不如说真的是珍珠就好了。松野小松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这么说。

头上的鹿皮软帽已经变成湿哒哒的一团黏在头发上,脚上的皮靴也早就被踩出了一个窟窿,又踏下一脚,松野轻松踩进了水塘里,冰冷刺骨。

身上唯一还干燥的是椴松给自己的,加持了火魔法的弓箭。

怎么会这样呢?

让我们把时间倒带再倒带。



松野轻松七岁的时候,已经知道梦想和现实的距离有多么遥远了。

他是六胞胎中的三子,他们是八口之家。

虽然不至于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但还是要一块饼掰成八份吃,一杯水分八口喝这样生活。

生活是什么时候发生细微的改变的呢?

让我们按下快进。

“我说啊,轻松。”长男,松野小松在某一个风凉的月夜对松野轻松说,“我们,加入公会吧。”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生活按下了暂停键。

那是一切开始的瞬间。



轻松一开始以为小松只是说说的。

但是这个臃肿的小家族的长子,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行动力开始让那个遥远不可及的陈述句变得触手可得。

发现这一点是什么时候呢?

刷——

快进、快进

那是十二岁的时候,空松发现的事情。

长男的手变得布满伤口、粗糙不堪。十二岁的孩子,要做什么才能够变成这样。二男空松十分担心,于是拉着同样算是六子中兄长的轻松跟踪每天溜出家门的小松。

那是轻松第一次看到小松为了自己的目标点头哈腰的样子。

十岁的小男孩儿,跟在一个高大健硕的冒险者身边,替他劈柴热水,替他磨刀背弓。手指被刀刃划破,红眸的男孩只是皱皱眉,将鲜血吮去,然后挂着微笑,屁颠屁颠地跟在冒险者身后。

冒险者的名字叫东乡。

时间快进到空松质问小松他在做什么的时候。



定格

“我只是在用最快的方式达到目的罢了。”长男将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还挂着刚刚那位名为东乡的男子因为他的一时笨拙而殴打的乌青。

空松说你为何要放下尊严。轻松迟疑着,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开口插话。

“为什么?”

应该要按下快进才对的。

“所谓的尊严,和生活比起来根本是毫无意义的存在。”

“你说尊严?!”

“那边!饿死在那里的一户人家,就是到最后都为了维护那狗屁尊严最后都饿死了!!”

“我是长子!”

“我可以不要尊严!但是——”



定格

对于一个十二岁孩子来说过于狰狞的表情。

“我一定要让这个家不在为温饱担忧!”



刷——

快进



是什么时候六个人开始四分五裂的?

父母去世以后吗?

不,不对。轻松对自己说,那个傍晚,那个长子冲二子咆哮的傍晚,就已经有什么渐行渐远了。

空松是第一个离开的。十五岁的他已经高大挺拔,蓝眸坚定无比。

他去当了骑士。据说是苦修的生活,一日三餐只有玉米饼和清茶,终生不能娶妻生子。轻松不知道这是不是受了当初小松一番话的影响。

他不需要更好的生活,只想要恪守心中不肯退让的教条。

然后是椴松,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不再需要哥哥保护了。粉色的眼睛带着笑意。

他去神殿当了牧师。

这是唯一可以再见到空松的方法。

轻松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又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一松和十四松是一起离开的。

听说一松成了兽语者,而他的身边,有一个宛若骑士姿态的狂战士。

真是可笑。狂战士成为了骑士。小松在知道之后带着嘲讽的笑这么说。

小松、轻松。

轻松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离开。

寻找原因。

快进、倒退

定格

“轻松,”彼时已经背着一柄利剑成为剑士的小松,对轻松伸出了手,“和我组队加入公会吧。”

是陈述句。

小时候打鸟一打一个准的轻松成了弓箭手。

他说:

“好。”



什么时候渐行渐远的?

“我说啊,不觉得mastu很过分吗?”这是轻松无意间听到的对话。

mastu是他们的小队名。

“老是会抢别人任务什么的,尤其是那个红眼睛的,简直没有一点职业操守啊!”

倒带

“哟,轻松,这些任务可都是哥哥辛苦找到的啊!”小松是这么笑着对轻松说的。

快进

“小松,稍微收敛一下⋯⋯?”轻松在晚饭时,一边迟疑地搅拌着碗中的海鲜浓汤,一边说道。

“你指什么?”小松满不在乎地反问,手中的干面包吸收碗底残余的汁水。

“你是明知故问!”轻松莫名火大,“在这样下去,哥哥会一个朋友都没有的!”

⋯⋯

将面包丢入嘴中咀嚼的小松沉默不语。



“假如,我是说假如,全世界的人都唾弃我,轻松会站在我这里吗?”



“会。”

当时他应该这么回答的。



“那一定,是你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混蛋长男。”

那是轻松第一次改变对小松的称呼。



刷——

快进、快进、快进

片段闪现,组成了一个断断续续的故事。



魔兽。

东边森林出现了魔兽。

神殿骑士前去护卫,骑士长松野空松深受重伤,牧师松野椴松耗尽全部力量将其救回。

魔兽数量锐减。

魔兽首领还活着。

矛头指向了游居于那里的兽语者松野一松。

崩坏、破碎

魔兽要侵入城镇了。

谁挺身而出了?

谁?



公会中备受唾弃的人。没有底线、眼中只余金钱的人。

松野小松自身一人进入森林。



“救救小松哥哥吧,轻松哥哥。”面容憔悴的末子如此呢喃,手中加持了魔法的破魔箭闪烁着光芒。

“小松哥哥,他⋯⋯”



暂停

倒带

十五岁的月夜,空气清冷。

冲动的少年郎,干柴烈火。

一时冲动?蓄谋已久?还是水到渠成?

轻松和小松品尝到了成年人的滋味。



快进

“他爱你啊,轻松哥哥。”



快进

播放

未来未知



魔兽的首领在嘶吼。

小松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加持了持久魔法的剑即将卷刃,身边全是尸体。

鲜血。

滂沱大雨也无法减弱的血腥味。

小松这一辈子都在犯错。

十二岁的错误让他失去了一个弟弟。而十五岁的错误让他失去了这辈子最爱的人。

什么时候爱上轻松的?

十五岁,还是更早以前?

弯腰避开了魔兽首领的爪击。

不重要了。小松笑了笑。反正已经——



“咻——”



破魔箭

“你这个混蛋长男!”

是错觉吗?小松恍惚了。

怀抱是如此的温暖。

“混蛋!蠢货!一辈子都当了贪财的小人!!他妈的最后当什么英雄。”

轻松在破口大骂,眼睛里的,一定不是雨水吧。小松想。

“我爱你。”

他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他看见轻松一愣,随后那双翠绿色的眼睛终于决堤。



在雨中,一个遍体鳞伤的人和另一个人相吻。



倒带

倒带

轻松尚且相信梦想的年纪

“轻松想成为怎样的人?以后?”

“想和小松哥哥一起!当个英雄!一个保护所有人的人!!”



暂停



松野小松,许下的诺言从未失信。

一个满口谎言、贪财的守信人。



快进、快进



“小松。”

“嗯?”

“我爱你。”



fin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