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おそ松くん】无法退却

#长篇黑/道松,正剧向
#更新未知⋯⋯。仔细想想我还欠着教师松的数字速度以及宗教松;3
#三对兄弟设定
#有年龄差
#cp为速度材木数字
#为了剧情需要每个角色与正片都有所差异,可能会感受到不同程度的想杀了作者的想法,但请务必不要付诸行动,谢谢
#毕竟官方都已经那样了我们何必互相伤害



#0
我是松野轻松,奉命来协助你们的侦探。

松野轻松,今年二十四岁,原来只能在那些大城市里面帮着无聊的主妇跟踪那些十个里面有九个已经确定出轨的丈夫,在不满自己的妇女之友的称号后,和刚被收编为特警的弟弟十四松来到了这座海边城市。对那些致力于与黑帮斗争到底的条子做出了本文开头的自我介绍。

在话音落下的几秒之后,所有的人爆发出了大笑。

轻松有些不知所措了。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他们在笑什么。一个原来只能做妇女之友的傻白甜侦探,突然要在这么一个一言不合挥拳相向血溅五尺的地方生活已经是一种困难了,更不要说提供帮助了。

帮助?开什么玩笑?你一不会开枪二不会杀人,光凭那个聪明的小脑袋能帮到我们什么。那些条子的头,同时也是弟弟十四松现在的头的人啐了一口唾沫,这么对轻松说。妈的,老子可没多余的人来保护你个小侦探,回你的大城市抱有钱人的大腿去吧!

弟弟十四松用一种担忧的目光看着自己,他的笑僵在脸上,努力的想做些什么来调节气氛。而轻松⋯⋯

轻松他捏着拳头,用出生成长到现在最大的音量吼了回去: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要离开!我也只会和十四松一起离开!!!!”

最后那个人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给了自己一张纸条。

“能帮老子查出这件事情幕后黑手的话,我就当你是个汉子。”

这么一番激将,轻松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事后想想,他也不由得感叹那队长的用人之道,看似粗鲁的对待,实际上却是抹去了对方高高在上的态度,还反将对方一军,让他心甘情愿地去为自己全力工作。

厉害,厉害。

轻松摇了摇头,将思绪收回来,压低了帽檐,他再一次裹紧了身上的米色大衣。这城市的风中总是带着一丝大海的咸腥味,让初来乍到的轻松有些不自在。

口袋里的纸条已经被手心的汗水润湿,大概了解了事情梗概的轻松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这个任务有丝毫的容易。

表面上来看,这只是两个小组织的摩擦碰撞而已。七龙组和虎啸组,这也算是这城市里面新兴两个组织了,这次的冲突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毕竟死人了,而且死的还是虎啸的干部之一。

可是奇怪就奇怪在,为什么是这两个新兴的组织。七龙盘踞在城市西南商业街的一角,主要是收取保护费。可虎啸却是寄生在东边居民区的蛀虫,靠着敲诈和威胁树立威信,单就口碑而言是差的不行,完全没有一点黑道风范,单纯就是小混混集合体。

那么,为什么两个隔着好远的小组织会有冲突呢?

“叮——”

一阵悦耳的风铃声让轻松回过神来,离他还有几步远的地方矗立着一家咖啡屋,木制招牌上面用粗放的红色字体写着【SOS咖啡屋】几个字。

SOS,反过来组合就是OSO。oso君,据说是这条街上势力最大的武器商人,连这城市里的龙头山口组都要对他客客气气,这样的人⋯⋯知道的事情应该不少吧?

但轻松却忽然犹豫了。

内心有个声音在叫嚣: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回去吧,一个人夹着尾巴回去吧。

绝不!轻松咬牙,正准备上前推门,却是有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男人身形高挑,身上是裁剪得体的黑色西服,穿的极为认真,领口的扣子全都扣上了,但不知为何,袖子却是被撩了起来,露出了一节肌肉结实的手臂,隐约还能看到纹身。

纹身!轻松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道上的人!

似乎是注意到了轻松在看他,男人极为吝啬的,似乎是不屑于多浪费时间一样的瞥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轻松忽然觉得全身被冷汗浸了。男人那双海蓝色的眼睛似乎带着冰冷的杀气,明明是那样澄澈透明的眸子,却显得空洞无比。

“哼⋯⋯”似乎是没多大兴趣的样子,男人轻哼一声,便离开了。

轻松这才战战兢兢的走进了咖啡屋。

一进门——

“欢迎欢迎~啊呀我这样的小店能入的了侦探大人的法眼真是一件奇事啊——”传来了一个调侃性十足的声音,“那就是我介绍一下好了,鄙人oso,叫我oso君就行。”

轻松急忙回应:“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松野轻——”剩下的话语被他卡死在了喉咙里,翠绿色的双眼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睁大,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

那是一颗年龄大抵在二十五岁上下的男人,极为随意的坐在柜台前。乌黑柔顺的短发贴在额前,脸上是玩世不恭的微笑。上身仅着红色衬衫,领口的纽扣也没有扣好。

可让轻松无言的,不是面前那人的态度,也不是他不可思议的年轻,而是⋯⋯

他的眼睛。

他的右眼,啊,那是多么美丽的红色,仿佛是那名贵的红宝石一样,清澈透明,还带着一丝笑意,那么友好的看着你,让你提不出一丝戒备,就像是一个大孩子的眼睛一样。

可是,可是他的左眼⋯⋯

左眼紧闭着,一道狰狞的伤疤从右额一直贯穿到左眼下方,不出意外,那样美丽的红眸,却是永远只能形单影只了。

这年轻的武器商,居然是个独眼龙?!

轻松愣在原地,可oso君却依旧无所谓的笑着,似乎让对方呆住的不是自己一样。

他慢条斯理地说道:“松野轻?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这便是松野轻松与oso的初次相遇。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