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おそ松くん】海

#材木松

#可能看正文的时候会有一些地方觉得有疑问,全文最后会有解释的

#已经步入中年的大叔kara,戳雷见谅

#第一次尝试这种叙事方式(?)

 

 

 

 

海会是什么呢?空松停了下来,将自己这辆已经有了一些年月的自行车放在一边,忽然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二十多年前还是个neet的空松记忆里并没有看到过大海,或者说并没有真的跑到沙滩那里看到别人口中的会在阳光下面闪烁着漂亮蓝光的海洋。末弟椴松曾经一脸憧憬地说“好想去看一眼呢。”那时候自己说:“好啊,等存够了钱,我们就一起去吧,totti。”

 

今天就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空松休息够了,又一次跨上了自己的自行车。

 

众人在即将步入三十岁的时候终于不再是neet的队伍中的一员的,原因是父亲的去世。人有的时候需要一些东西才能摆脱自己身上最糟糕的地方,六人寻找工作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毕竟都当了那么多年的成年人,当真去做一件事情的话,要做到还是很简单的。

 

空松和椴松是一起离开原来六人和父母蜗居着的小镇的。空松来到了一个小镇,他自知是做不到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的,镇子里有个人是父亲的旧友,他来到镇子的时候这地方唯一的邮递员正好离任了,他将原来属于那人的小木屋给了空松两人居住,顺便让他接手原来属于那人的工作。

 

那时候椴松已经是个知名的博主了,靠着手中的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智能手机,他居然真的发家致富了。对于自己的二哥空松最后只有这么一份普通的工作椴松倒是不怎么介意,他只是花了一天时间将已经落灰的小屋整理好,然后让在小屋里接上WiFi。

 

空松居住的小屋是整座镇子里面唯一可以连上网络的地方,小镇实在是太远离城市了也太小了,每户人家家里最现代化的东西就是一部电视机,这唯一的电视机还偶尔会因为屋顶上天线不灵的关系而出现雪花——所以空松还有一个副业就是给别人修理坏掉的天线。空松原来以为椴松会不习惯生活在这样一个可以称作是原始的小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还乐在其中的,每天变着花样拍摄小镇周围原生态的风景po到网上。

 

“你看,空松哥哥,大好评哦~”椴松经常会举着他的手机给空松看他的粉丝给他的留言,那时候椴松脸上的微笑甜美的就像是孩子一样,完全无法让人联想到他的年龄。

 

空松回想起椴松的笑容,脚下的动作不由得加快了,太阳已经要渐渐升起,于是空松拿出一个手摇铃,慢慢的摇动起来,清脆的铃声告诉人们新的一天已经到来。有些睡眠很浅的人就推开了窗户,对空松露出微笑:

 

“松野君,今天的报纸上有什么大新闻吗?”这是他们最经常问的一个问题,而那个时候空松就会同样笑着回答他们:“有很有趣的新闻哦,你们自己看了就知道了。”

 

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空松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弯起嘴角露出微笑。今天自己终于可以兑现和椴松的承诺了。虽然一想到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很久的小镇有些不舍,但心中的期待完全的压过了这个情感。

 

“松野君,明天你就要出发了是吧?和你的老婆一起。”有一个一向早起的老人接过了空松手中的报纸,早已掉光牙齿的嘴巴张开,朝他笑着,“真是恩爱啊,你们。”

 

空松也依旧是礼貌的表示感谢,然后朝下一户人家那里走去。

 

空松仿佛就能够看到椴松高兴喜悦的表情。

 

“你要走了是吗?”父亲的旧友是最后一户人家,除了每天的报纸,他每周还会收到一封信,说着这句话的老人的语气说不出是不舍还是难过,但空松还是十分有精神的说道:“是啊,一直以来都麻烦你照顾了!”

 

老人看着空松的眼神莫名有着一丝悲伤,最后他说:“我会通知你哥哥来整理房间的。”

 

“那就麻烦你了。”空松笑着,跨上了自己的自行车,骑向了自己的家。

 

是啊,那是家啊,每天回家都能够看到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的地方就是家不是吗?

 

椴松安静地躺在床上。空松轻手轻脚地将弟弟抱了起来。

 

真是轻啊。空松这么想着。他知道自己的末弟是六个人里面最纤细的那个,但没想到他已经瘦到自己能够轻轻松松的抱起来的程度。椴松今天穿了当初六个人家里蹲的时候母亲给他们统一买的不同颜色的帽衫,粉色的衣服贴在弟弟身上,十分合身。空松也穿了那套衣服,他不知道自己穿着蓝色的衣服站在海边的时候,椴松会不会拿起手机给自己拍照呢?

 

他将椴松放在车后座——车子是挂着小松的名号借来的,长兄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的时候笑着说:“你还真是浪漫啊空松。”——仔细系好了安全带,空松坐上了驾驶座。考上驾照是还没来到小镇时候的事了,不过那时候空松没钱买车,虽然现在也没有钱就是了。小镇的工资实在是少得可怜。

 

一路旅途十分安静,椴松一直都一言不发,可见他睡得有多香甜,这几年椴松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好,为此空松想了很多办法,但都不奏效,这次椴松能在见到最想见到的事物前能够好好睡一觉,空松倒是很开心。

 

不过实在是太安静了,空松左手开车,右手调试着电台。可惜并没有什么能让空松感兴趣的,更多的只有无聊的滋滋声,最后空松还是关闭了电台专心开车。

 

最后空松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离小镇最近的海。几乎没什么人来参观,海水冲刷着海边的悬崖峭壁,除了海浪的声音,就只剩下海鸟飞离海面的鸣叫声。

 

海是什么呢?

 

空松又一次的想到了这个问题。

 

比自己期望中的要糟糕一点。空松将椴松抱下了车。他轻轻摇晃着椴松:“你看totti,这就是海哦。”

 

可是椴松没有睁开眼睛。

 

“这就是海啊totti,你一直想看到的。”空松抱着椴松,一点点朝海走去。

 

是不是走到海里,就会明白这是什么呢?空松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海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裤子。

 

椴松依旧睡着,可与其说是睡着,倒不如说椴松永远不会再睁开眼了。

 

你见过不会呼吸的人睁开双眼吗?

 

 

 

在知道空松要和椴松一起离开的时候,大裤衩博士找到了空松,给了他一瓶药。“这是改良过的,比起当初给嫌味的有效时间长得多,我想你会需要它的。”

 

 

 

空松觉得自己可能太依赖药物了。

 

吃了药的椴松能变成一个娇小可爱的女性,长长的棕色头发以及似乎闪烁着星光的眼睛,两人结伴出行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一对恩爱的夫妇。空松陶醉于这种感觉。

 

是啊,比起同性恋兄弟,恩爱的夫妻更能获得别人祝福不是吗?

 

 

 

椴松的身体在三十五岁的生日之后变得越来越差了。

 

每晚椴松都会颤栗着醒来,一身冷汗的椴松会惊慌着抱紧空松。从那时候空松就后悔了。

 

但椴松依旧不听空松的劝解。他笑着说:“别人都觉得空松哥哥有着一个贤惠的妻子,我也这么希望着。”

 

 

 

椴松闭上双眼之前依旧是笑着的,他发完了自己最后一条博文,然后拜托空松帮他把枕头垫高一点,他望着窗外飞过的一只小鸟,然后转过头对着空松,说道:“你觉得我还能看到海吗,空松哥哥?”

 

没有等到空松回答,椴松就轻身说道:“我觉得好像不可能了。”

 

“晚安,空松。”

 

 

 

空松从来都不喜欢自己。

 

这样的自己淹死在海中的话,会不会玷污了海水呢?

 

但空松并没有时间多想了,海水已经漫过他的腰,同时打湿了椴松的衣服下摆。

 

“一同沉溺于海水之中,这真是一件romantic事情不是吗?my brother!!”空松大声说道,随后坚定的继续走着。

 

 

 

“我希望自己能够海葬,哥哥。”椴松在自己不能起床的时候对空松说过这么一句话,“没能看到海的话,这也挺不错的不是吗?”

 

 

 

我亲爱的弟弟啊,空松轻吻着椴松冰冷的嘴唇,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呢?

 

 

 

海水漫过了空松的头部。

 

 

 

 

 

“你知道吗?山本老头?前两天我们附近的海里打捞出来了量具尸体,看上去应该是双胞胎,但你知道吗?他们居然紧紧抱着,你说是不是有点恶心?如果夫妻投海殉葬就算了,这兄弟投海居然还紧紧抱着,不会是同性恋吧?”

 

老人坐在摇椅上,一语不发。

 

“打扰了!”门口传来一声招呼,随后穿着红色帽衫的男人走进的房间,“我是来整理我弟弟空松的房间的,他可没少给你们添麻烦是吧?”男人这么说着,露出一个坏笑。

 

“哦哦,松野的哥哥吗?我带你去!”那个之前和老人聊得起劲的中年人极为热情的带着男人往空松的那个小木屋走。

 

“你觉得空松怎么样?”男人走在路上漫不经心地说道。

 

“松野?很好啊,挺热心一人,对了对了,他和他夫人实在是太恩爱了,我都羡慕,这可真是一对让人羡慕的夫妇。”中年人眉飞色舞的说到。

 

“哈哈。真是可悲啊……空松……”男人发出了轻笑,低声说道。

 

“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不,什么都没有哦。”

 

 

 

 

 

 

海是怎样的呢?

 

我想海一定是十分温柔的,能够包容任何人。

 

TOTTY

 

 

 

End

 

 

这篇文是写之前就想了很多,我一直觉得如果哪一天六兄弟里面真的有人出柜的话,肯定也是没那么简单被人接受的。

文章设定是只有材木是兄弟中弯的,小松知道但没有告诉其他人,并且帮助他们找到了一个地方远离其他兄弟居住,所以最后来整理两人遗物的只有小松。

山本就是设定里面他们父亲的旧友,他也是弯的,每周寄信过来的就是他的爱人,但是那个人已经有了家庭,这一点文里找不到地方说明。村长他也知道空松和椴松是相爱的。

椴松一直都吃着药伪装成空松的妻子,名字是松野椴子,镇里其他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但这药虽然延长了时效,但是对身体有很大副作用,椴松也是因为这个而死的

空松认为,是自己心中那份【不敢肯定对椴松的爱】以及【害怕被其他人知道】的想法害死了椴松

最后小松之所以笑是因为那个中年人对于同性恋以及异性恋截然不同的态度

那么这第一次写刀不知道成不成功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