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おそ松くん】神不存在

#宗教松,长兄松
#其他兄弟并没有出场
#双视角
#其实不算是严格意义的cp
#严重外貌年龄差预警
#严重ooc!!!



松野空松是个神父。

他四处传播着信仰,内心对于神明的那份执着一如他脖子上那个棱角渐渐被磨平的十字架,虽然平和但却坚定。

空松坚信自己被神拯救了。

彼时空松还是个半大的男孩儿,有这天下所有男孩都有的顽皮捣蛋,在父母再三警告的情况下,空松去了陡峭的后山摘花——那是为了送给邻居的女孩鱼鱼子。但七八岁的男孩就算在灵活也不可能灵活的攀爬山峰,不出意料的,空松跌落了下来。

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但他没有,再次张开双眼的时候,自己安然无事的站在地面上。只有手中攥着的那朵花瓣被风吹落的白花隐约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众人听说了之后如是说。父母自然是将空松一顿臭骂,但那之后还是忍不住将儿子搂入怀中,一阵后怕。

一个星期之后,一位神父来到了小镇。

他说这世界上有神。

他说是神救了世人。

空松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就感受了到了一股强烈的使命感。

在家里的小板床上面翻来覆去思考一晚上之后,空松一拍脑门想起了一周前的事情。

原来那次是神给我的预示吗?因为希望我把他的思想传播给其他人,所以救了我。

于是空松在成为了一名神父——当然,那也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这一晃就是几十年过去了。空松的两鬓也已经斑白了,他几乎是用自己的一双脚走遍了整个大陆。

最后他停留在了一个小镇。

小镇很小,人口也很少。几天下来,以他那不俗的记忆力就可以记住所有人的名字了。听说小镇以前是个很大的镇子,但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百年前的一场瘟疫使得镇子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真的,空松神父啊,那时候没人想过自己能够活下来。”镇里有一个牙齿全部掉光的耄耋老人,他坐在藤椅上,对着空松说到,“我的爷爷那辈几乎全死在瘟疫上,爸爸他们本来也活不了,但这事就是那么奇妙,瘟疫居然消失了。你说是不是神眷顾我们啊?”

“一定是的!”空松这么回答道,“神一直都看着我们。”

空松在镇子里住了十年,教堂里总是静悄悄的。有时候,空松总觉得自己听到了喃喃的低语声,但他仔细去听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

空松病了。

本来他就是一个步入老年的人了。

小镇里并没有能治疗空松所患疾病的人,但空松并没有因此而气恼。他依旧只是每天虔诚地祷告。

有一天,空松觉得自己要死了。于是他穿上自己浆洗干净的衣服,握着自己的十字架,一如既往地虔诚地说:

“我敬爱的神啊,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话,就请让我当面谢谢您曾经救过我的恩情吧。”

教堂寂静无声。

“笨蛋⋯⋯”传来了一丝少年的嘟囔。

空松费力的转身,看到的却不是天使。

黑色的翅膀,红色的角。空松惊诧的发现有这与自己年少时相同面容的少年是一个恶魔。

恶魔盘旋在空中,血色的眼眸看着空松,他说:

“神是不存在的。”





松野小松是个恶魔。

但他并不是生来就是恶魔的,在模糊的记忆里面,他隐约记得自己生活在一个热闹的镇子里面,旁边流过的河流清可见底,夏天总会有很多男孩儿和他一起在河流里面打水仗。

松野小松曾经是个人类。

瘟疫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它的可怕之处在于,不知不觉的时候大家都逃脱不了那个死亡的怪圈。

小松本来有个弟弟,弟弟不喜欢说话,平时会偷偷拿家里晒得鱼干去喂猫——这件事情小松一直向父母保密着。

不觉得这样的弟弟很可爱吗?

当时他死了。

小松无法忘记弟弟死前紧紧攥着自己的小手。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

小松使劲不然自己哭出声来,一口气跑到了镇子的教堂里面。破旧的神像立着,小松抓起一块石头朝他砸去。

“骗子!!!不是说只要我们乖乖的神就会保护我们吗!!!!一松做错了什么?!他明明每周都会来啊!!!”小松叫喊到,他踢打着神像,边哭边喊,直到嗓子哑了。

“你这种神根本不存在!恶魔都比你有用!!!如果我出卖灵魂的话他一定能救大家!!!可你呢!!!!”小松喊累了,哭累了,最后丢下了这么一句话。

【小子,这可是你说的,你真的要出卖自己的灵魂吗?】小松忽然听到有人说话。

“⋯⋯当然了!如果你能救得了大家的话⋯⋯”小松有些害怕,但他梗着脖子,咬着牙说,“那就随便你处置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小子!记住一句话,我们恶魔,可比那不知存不存在的神,守信多了!】

然后小松再张开眼睛的时候,他就不再是人类了。

恶魔居然真的守信了,瘟疫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松野小松。但当时每天都要死好多人,所以没人在意消失的小松。

小松自己也不在意。因为那时候他也感染了瘟疫,本来就是早晚要死的。但有一件事却让小松很不舒服。

他们居然说是神救了这个镇子。

别开玩笑了,神根本不存在啊。小松想大喊想跺脚,想告诉所有人这件事情,但他最后没有。

他只是离开了这个镇子。

一晃就很多年过去了,小松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少年长相,唯一变了的,可能就是长长了的红色尖角和变大了的恶魔翅膀吧。

那天小松看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男孩,这是一件很让他惊喜的事情,虽然他性格一点都不像自己或者自己的弟弟,但还是让他开始怀念起自己还是个人类时候的事。

看见男孩失足掉落的时候,他没多想,飞过去把男孩抱到了平地。看着男孩茫然的表情,小松忍不住捧腹大笑。

真是太可爱了!

但小松受不了的是,男孩居然想成为神父。

开什么狗屁玩笑!又是那个狗屁神吗!明明是我救了你!!

于是小松决定跟着名为空松的男孩,他觉得男孩如果见过这世界,就一定会知道神不存在了,那时候他就可以坦坦荡荡的告诉他,救他的,是他。

但他的信仰却是一年年的坚定了。

小松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做简直无聊。但跟了他这么多年了,看着这家伙怎么变成现在这么大一只,还真是有些怪舍不得的。于是小松还是跟着空松。

他没想到,兜兜转转的,居然回到了那个镇子。

它变得好小哦。小松拍打着翅膀,环视了镇子的结构,忽然就有点难过。

但更让他措手不及的,是病了的空松。

他没有从他身上获取什么,所以他没办法治疗他。小松忽然很着急,很焦躁,很⋯⋯

难过

于是在他听到空松的那句祷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显出身来。

嘟囔了一句笨蛋,小松与空松对视,他这才发现对方的眼睛是那么明亮的,就像是那条清澈的河流一样,他听见自己说:

“神是不存在的。”





“你知道吗?恶魔比那个什么神明要守信多了,只要你把自己的全部奉献给我,我就能救你。”

“神不存在,但恶魔一直在你身边哦。”

“所以啊,神父空松,你的答案是⋯⋯”





神父松野空松,从他栖身的那个镇子里消失了。


END?TBC?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