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我要开始认真写东西了!

两个无意义段子

  她的老鹰在半空中坠落,一根棕褐的绒羽被风吹到迪尔玛身边,她捏住它。
  这样就算是撕掉她的翅膀了吧……松开羽毛,迪尔玛略微勾起嘴角,算是冷笑了一下。
  阿迈尔凯诺·宾斯。
  完成一击的璐璐被利兹拖走了。只留下了罗娜和她。罗娜来到她身边,淡金色的长发被晚风吹得飞扬。迪尔玛没多说话。她们之间并不需要过多的言语。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她们……
  “这两天玛利亚不在,你好像很开心。”
  先开口的是罗娜。迪尔玛看了她一眼。回收队前任队长的笑脸无懈可击。
  “是吗。”疑问的话被硬生生地截断了上扬的口气。
  “诶,是啊。之前因为她经常缠着我所以,”她转头看着自己,“吃醋了吗?迪尔玛。”
  “……你傻了吗,我为什么要——”
  “嗯,说的也是。当初说要让玛利亚加入问你的意见你也没有反对。”罗娜将食指点在嘴唇上,一副回忆的样子,“而且也是迪尔玛做出了‘诱饵’的提议呢~确实没有吃醋的立场,对吧?”
  ……这个人,总是这样。迪尔玛皱眉,觉得有点气血攻心。或许是夜风太凉了,她捂着嘴忍不住咳嗽了几下。
  “迪尔玛……!”
  这回声音倒这么担心……少让我操点心不好吗?迪尔玛暗暗翻了个白眼,悄悄擦去嘴角那点红渍:“说起来,阿迈的老鹰要怎么处理?就这么放在下面的话她一定会发现的吧。”
  “啊,那个啊。”
  罗娜看向阿奎拉落下的那个方向。
  “会有人来回收的,我们就静静等待结果吧。”
  她转过头看向迪尔玛,月亮在她身后放出温润的光。
  “很快一切都会结束了,迪尔玛。”
  “很快……”

四周目漫画,随手写的段子
没有去深挖什么设定,时间点是阿奎拉被璐璐搓爆(
罗娜迪尔玛在我心中相处模式挺安定的,两个人无言的默契^q^

一个很短小的摸鱼

“迪尔玛……?”
她的声音还带着疑惑,但身体动作却很快,飞快地反锁房门并将消除气味的叶子贴在了门上不让其他人察觉。
不对我特么在做什么……我应该出去………………
omega发/情的味道充斥在空气中,罗娜凭借自己仅存的神智,看到了地上被捏到变形的一板抑制剂。

她,一个成熟而优秀的alpha,现在和一个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关在了一个房间里。
而这个omega还该死的是她十几年的好友…………
“……罗娜?”迪尔玛应当是视线模糊,她的声音压抑在喉咙里。罗娜知道她此刻也一定被这天生性别折磨地发疯。屏住呼吸,她猛地转头说我去给你找药。
“试过了,没用……”
握着门把的手顿住。她不想承认,她们两个人都想到了另一种方法。
紧闭的房门,失效的抑制剂,一个omega和一个alpha同处一室,这一切似乎都在暗示…………

另一种更加快捷有效的方法。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