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想读书 想写作 想把份内的事做好 想做一个充实的好人

【蕉纯】湖泊中心

#我还是动手了……
#前两天刚补完动画与舞台剧 人物一定有ooc 但我真的好喜欢大场奈奈这个人
#也很喜欢蕉纯

1

星见纯那梦见了一片湖泊。

只有那一片湖泊,周遭什么都没有。没有摇晃着的翠绿色的枝丫,没有从枝丫中探出头撒下的金黄色的阳光。只有那一汪死水,黑色的湖水连一丝涟漪都未掀起。

湖泊的中央站着一个人。

2

早晨的星见纯那是被一股柔软的香气唤醒的。

她先是弹起来,想说自己今天闹钟怎么没动静。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今天是周六,在室友大场奈奈的怂恿下她关掉了自己忠诚的闹铃,打算在双休日好好休息。

奈奈呢?摸索着带上了眼睛,尚且有些睡眼朦胧的少女拖着步子寻着气味找到了对方。

“啊,早上好,纯那~”蹲在烤箱前的大场奈奈先开口,她的声音清澈柔和,此时笑眯眯地看着还处于迷糊状态的星见。她还没有把那一头金发束起,此刻披下,发梢微微翘起,看上去手感很好。

“……早,奈奈。”星见摘下眼镜揉一下睡眼,总算是清醒了些,“是杯子蛋糕吗?”

“嗯——是香蕉杯子蛋糕哦。”听到了预想中的回答,星见有些无言地说:“奈奈还真是喜欢香蕉啊。”

听到她这么说,大场眯起了眼睛,唇角的笑容加深:“因为我是大家的banana啊。”

星见这回没再接话,大场便也没再寻找话题。她看着烤箱里逐渐迈向成品的蛋糕,而星见则是看着她。她想到了自己的那个梦。她梦见了一片漆黑的、粘稠的湖泊。湖泊中心站着一个人。

而那个人是大场奈奈。

她想不通为什么大场会出现在那样一片死气沉沉的场景中,或者说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梦到大场奈奈。并不是说大场不好。事实上大场很好,好极了。作为同学或室友她都无可挑剔。大场奈奈面容姣好,身材高大纤细,她不止一次羡慕过对方修长好看的双腿。她总是带着恬静的笑容,对谁都和气而友好。即使是面对锐气十足西条,她也可以笑眯眯地端起自己的点心盘,问对方要不要拿一块,语气风轻云淡。

在星见的印象中,大场应该出现在一个有着细碎的金色阳光撒下的地方。绝不应该是出现在那片湖泊中。

“嗯?纯那还不去洗漱吗?”注意到自己只是呆在原地,大场站起身,略微凑近了星见问道。

星见回神便撞进了大场那双和自己颜色相似的眼睛里。她们都有着一双绿眼睛,可大场双眸的颜色比她更为柔和清澈。星见皱眉沉眸也会略见凶狠之色,但大场不同,你看着她的眼睛你会想到的是湖水——一汪清澈的湖水。

“……没什么。”忠诚的唯物主义论者,星见纯那小姐打算不再去纠结那个梦了。只是梦而已。她对自己说。可能是你最近太累了,才会做那样毫无逻辑的梦。

虽然她不断对自己这么说,但在走出客厅的时候,星见还是停顿了一下,在思考之前,她开口:“奈奈,喜欢湖泊吗?”

大场微微皱眉。她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但她却还是笑着回答了自己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嗯——说不上讨厌吧?喜欢?我也没想过诶……纯那怎么会想到问我这个问题?”

星见自己也觉得这个问题莫名其妙地,含糊地说:“没什么,突然想到的……忘了它吧,奈奈。”

对,忘了它吧。

3

说起来,自己为什么敢定义奈奈就不应该出现在什么地方呢?

自我催眠说要忘了那个梦的星见还是失败了。不仅仅是因为她实在是在意,更因为那之后两天那个梦境依旧固执地出现,甚至一次更比一次清晰。她渐渐地可以看清那其中的奈奈是怎样的。身着白衣,她不看着任何人,她只是看向天空,喃喃自语。

她并不那么地了解大场奈奈其人。某一天星见纯那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当时她正站在自动贩卖机前,她想起大场刚刚结束了训练,于是便想着给她带些喝的。大场经常会做这样的事。星见在给自己加练发声训练的时候,大场会不知何时出现在训练师门口,脸上带着温和的浅笑,怀中抱着她爱喝的饮料。她想要回礼,却忽然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大场喜欢喝什么。

她回想她们聚餐时候大场拿了什么,却想起来当时大场默默等到了最后,拿了被众人挑剩下的一瓶什么。那是她爱喝的?显而易见的……

星见心中咯噔了一下,站在原地开始回想自己对大场奈奈到底了解多少。越是回想却越是空白,她觉得喉咙收缩了一下。

最后她随便按了瓶能量饮料,带给大场的时候她一如既往地笑着道谢,好像这确实就是她最想要的一样。

4

当天晚上再一次降临那个梦境的时候,星见做出了一个并不符合自己性格的举动。她坐在了原地,左手抱膝右手撑脸,看向了远方的大场奈奈。

“呐,奈奈在看什么?”唯物主义论的星见小姐第一次选择了向梦里出现的虚幻的人物发问。她并不指望回答。

“……”

对面居然传来了回答。星见挑眉,挺直了上半身努力去倾听。

“……太耀眼了。”

她于是顺着大场的目光向天空中看去。

那是闪烁着耀眼光芒的明黄色的星星。星见仅仅只注视了几秒便觉得刺目,垂下眼复又注视着大场。她站起身,向前走了一步——这也是第一次。

再往前一步,她便会踏入湖水之中。

“奈奈,不觉得刺眼吗?”

她转头了。大场奈奈看向了星见纯那。

翠绿色的眼睛黯淡无光,和这湖水一样。

她没有等来回答。

梦醒了。

5

星见纯那没能等来梦中的大场奈奈给自己一个回答。现实中却开始不断发生许多的事情。

长颈鹿、荒诞的舞台、每日的revue

以及第一次见到的,大场奈奈的另一面。

手中拿着第99期Starlight的剧本,星见站在走廊上。月光透过窗户,撒在了剧本上。它很旧了,里面用不同的标签标记了重要的剧情,五颜六色的水笔以娟秀的笔迹写下了一些细微的修改。主人一定是很用心地保存着它,所以虽然陈旧,但它却丝毫没有折角与破损。

这是属于大场奈奈的。

星见自己的那本99期剧本并没有丢掉,但也被她放入了箱底。因为她知道过去的剧本毫无作用,第100期圣翔祭所需要的是第100期的剧本。过于沉浸于过去的剧目反而会影响现在的表演。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原来奈奈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轮回。

所以她总是无所不知啊。星见想。所以我做不到像你那么了解我那样地了解你。

她将剧本还给大场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了她那样低落而茫然的表情。明明那么大只的人,此刻抱着膝盖坐在草地上,看上去像是个无助的孩子。星见不由得笑了。

她和大场并排坐在地上。她们头顶是闪烁着的星空。她说了莎士比亚的名言,她总是喜欢说他的名言。每次旁人——多是爱城华恋,总会一脸茫然。

“我还想听。”

星见一愣,她搜肠刮肚,不断地说出其他的和她现在想要告诉大场的事相似的名言。对方倒真像是一个贪得无厌所求糖果的孩子,眨着清澈的绿眼睛,不断地问她还有吗。

“人有命中注定的一颗星。烁星、明星、流星。就算见不到我的那颗星,从今天起我不再做只懂仰望的自己。99期生,星见纯那。”

“我定会抓住,自己的星!”

她看到了大场那茫然的表情。又一次笑了。

这今后的未来对你我都是未知的了。但我们可以不用害怕。

因为这次我们可以一起迈步走向未知的未来。

6

星见纯那梦到了一片湖泊。

不再是漆黑粘稠的湖水,天空中不再有刺眼的明星。细碎的阳光撒下,像是流淌的黄金。大场奈奈站立在清澈的湖水之中,用和湖水一样清澈干净的眼睛看着星见纯那。

星见纯那笑了。

她迈出步子,向前走去。

她走向了大场奈奈。毫不犹豫。

end

评论(6)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