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我要开始认真写东西了!

【罗迪】无言

#都他妈放开我!我没疯!!!!
#有最新生肉剧情相关
#我没疯!是粮!刀也是粮!刀是糖!!!!!!!
#恭喜pje老师喜提我狗头
#片段式 无连贯剧情



1

迪尔玛是并不忌讳讨论死亡这一话题的。她知道人早晚要死,而她可能会死的格外地早。
她曾经阅读文学书籍,书中描写人死之前的走马灯,详尽深刻,扣人心弦;又或者是即将面对死亡的人,如何的惊慌恐惧,嘶声力竭地哭喊。她却毫无人情味地想,人死就是一瞬间的事,哪儿有那么多时间来回忆呢?
至于恐惧,那对她更是无稽之谈了。对于死亡,她是坦然接受的。

她甚至有时候会想象,自己会在何时何地以何种姿态死去。是在追捕黄昏会的途中?是来自于至亲骨肉的暗杀?亦或是这千疮百孔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下去,迎来终结。
她会想象自己的死相会是丑陋亦或是平静。那人会不会基于仅有的情分,让自己死后得以安然地入葬。

她总会想这种东西,以至于她有时会有自己其实已是一只脚踏入坟墓之中人的错觉。她闻到了自己身上腐朽的气味。
但每当她的思想堕入其中不得复还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声音将她硬生生拉回正轨。

“迪尔玛。”
她听到了那人的呼唤。对方的金发直愣愣地刺入眼帘之中,有些灼伤她的视线。这时候她会眯起眼睛,掩盖自己的失态,低声回应对方,一如往常。

罗娜·佩特诺。如果没有她,迪尔玛·费尔南或许早就是一具腐烂于树根之下的尸骸了。


2

迪尔玛很少在实战时使用自己的家族魔法。一是因为她本身魔力就不多,不应浪费;而是这技能每次范围越大,cd停顿就越长,如果是单独行动,实在是找死的行为。
她用家族魔法一般都是在后方的暂居地。如果真在实战之时避无可避,遇到了无可奈何的情况,那也一定是在罗娜身边。

罗娜是知道迪尔玛这一魔法的缺陷的。她曾经笑着和抱膝垂脑,低沉不语的迪尔玛说:“那就把你的后方交给我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她们之间对彼此的信任,如果说出去确实有些不可思议和不讲道理。你怎么能把自家的丑态就这么告诉对方呢?你怎么就能把魔法的命门就这么剖析给彼此呢?
为什么你可以如此相信她呢?

迪尔玛曾想,如果对象不是罗娜,她一定会更加谨慎小心。如果不是罗娜·佩特诺,她一定不会轻易地与谁交心。轻易地交托出自己的信任,这在她们的世界,是可以杀死一个人的。
她会遣散送上茶点的仆人之后,将茶水和点心偷偷丢掉。她会在夜晚保持浅眠,被任何微小的动静吵醒。她会对从小就和自己一起学习的贵族子女投以怀疑。
但对象是罗娜的时候,她可以抱着膝盖坐在她身边。她们可以说些什么,也可以什么都不说,只听到风沙沙吹过树叶。迪尔玛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时候发现自己枕在罗娜肩膀上,对方看向自己,蓝眼睛里盛着笑意。然后罗娜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几块饼干,问自己要不要吃。她只思考一秒就拿了,咬在嘴里。
是巧克力味的。
午后的风清凉,她又困了。


3

迪尔玛很少对罗娜说不。大概是因为她知道虽然这人脸上总带着貌似友好的浅笑,实际内心固执倔强。她和你说自己要去做什么,不是为了征求你的意见,仅仅只是通知你一下。
一开始她还会惊讶一下,现在大部分情况下,她面无表情,喝一口水说哦,这事就算揭过了。罗娜要她帮忙,她就帮。不需要的话,她也就只是看着。

她唯一一次有那么一点想说不,是在罗娜和她说,她要加入黄昏曙光会的时候。她忍不住喷了,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一句“你认真的吗?”最后还是没说出口。
罗娜还是只浅浅笑着,她那时候还保持着变身的样子,和她一起坐在高空中,悠哉地晃荡着自己的腿。真的好似一个无忧无虑地小女孩一样。她听她慢悠悠地说自己的打算,偶尔插一两句话,对方也条理清晰理由明确地回答。
哦,她早打算好了。
明白这一点后,迪尔玛又垂下眼帘,接过了罗娜递来的便条。
“那我希望你能为了我活下去。毕竟很少见到聊得来的人。”
听到这话的时候,迪尔玛差点没能控制好自己的表情,脸上发烫了一瞬。她有些别扭地抬起眉毛,撇嘴,握住了对方伸出的手。

“那祝你健康。”

罗娜的手小而温热。迪尔玛闭上眼,轻声应了。


4

死亡真是一瞬间的事情。

迪尔玛她觉得有些可笑。她眼前的世界是血色的,她只能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魔力即将枯竭,她再没有多余的魔力变身了。
“迪尔玛!快变身啊!”
她听到了罗娜的声音,嘶声力竭。她抬头,忽然有些想要发笑。啊,为什么这种时候她反而想笑呢?

可能是因为她很少见对方这样失态的样子吧。

她开始说自己刚刚在书中都看到了什么。她强迫自己昏昏沉沉的大脑努力运转,她努力压缩自己的语言。她尽量抓紧时间,免得关键之处戛然而止。
罗娜真的失了冷静,她不断说她知道了,让迪尔玛快些变身。

迪尔玛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下。然后她又审视了一下自身,魔力大概还剩下浅薄的一丝。
她忽然想到了自己以前只要有罗娜在身边,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用那前摇漫长的家族魔法。她笑了,调动起了自己最后那一点点魔力。

“你来吧。”

她抬头,看到了罗娜呆滞愣神的表情。
真有意思,这也是她很少能看到的表情。
就交给你啦。

然后下一秒,她被黑暗吞噬。
在那短短的一秒之间,迪尔玛认真地因自己之前那想法道歉。原来死前的瞬间,是真的可以思考、回忆很多东西的。

她困了。
最后要是还有机会的话……早知道就和你说一声晚安了。

评论(2)

热度(19)

  1. 忌息莫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
    都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