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我要开始认真写东西了!

魔女集会
恶魔斗x魔女(?)克里斯
以球儿自己的片段开头 然后由我来说相声。
?有什么不对吗?
ooc的傻逼相声文 目的是为了哈哈哈而不是磕粮。

-

*克里斯搬来国家边境这平和的无名小镇上已经有一百来年了。

起初他在繁华的都市中因被当作不祥之物而被谴流放,当时还是单薄少年的克里斯并未成为优秀的魔法师。他颤抖的身躯上下不时因控制不当溢出奇异的光芒,双手握紧的木杖生满了花。

“真是可怜的孩子,他们那些冷漠的人是如何待你的啊。”

他昏迷前所见的是朴素的人们满是忧愁的面容,醒来后躺在某户人家废弃腾出来的床上。好心的镇民们为他端来热汤,年老的妇人用温热的毛巾替他将脸擦干净。

他所发誓的是在他不死去的这漫长岁月中,竭尽所能为所见的每位可怜人带来幸福,也正如镇民们带给他的那碗热汤与栖身之处一般温暖。

——直到他发现奄奄一息的「孩子」。




“快斗你,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吗?”这是克里斯捡到快斗的第十个夏天。藤架上的葡萄结出了饱满的果实,拔高了的男孩站在梯子上,用纤细的手指灵巧地摘下。
“什么?”他低头问下面的克里斯。男孩的脖颈看上去脆弱柔软。人类的寿命真的是太短了。克里斯想,一百年的时光转瞬即逝,他想要抓住些什么,不至于如同指尖流水细沙那样,什么都不剩下。
“你想去哪儿?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总待在这儿也不好。”克里斯垂下眼眸。
“我想要待在克里斯身边。哪里都行。况且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时间还多着呢。”
时间还多着呢。他有些维持不住自己的笑容了。
这十年过的太快。他不敢去想象,在经过十个十年,失去了快斗的他会是怎样的寂寞。
“好吧,就听你的。”但他没说出口,带着那一丝悲凉的心绪,接过了那一篮饱满的葡萄。“晚饭就吃馅饼怎样?”“好啊。好久没看克里斯你亲自下厨了。”

一百年后
“…………”
“?怎么了,克里斯?”天城快斗的面容没有多大的变化。他更加的高,更加的强壮。甚至于头上都长出了黑红色的尖角,身后拖着一条带着倒三角的尾巴。
“……你是恶魔?”克里斯表情有点碎裂。
“?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人类啊,是克里斯你自己没问我啊?”快斗笑了,上前去,想要像以前那样抱住克里斯。
“出去。”
“?”
“出去,我冷静一下。”
“克里斯你不用——”话语没能说完,快斗直接被克里斯一魔杖怼到了窗外,挂在树枝上一脸惆怅地和小金丝雀对视。
“我做错了什么吗?”




“提问。你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恶魔吗?”
“……嗯。”
“那我之前好多次黯然神伤你寿命短暂的时候你为什么没点表示。”
“我没看出来你黯然神伤——好吧是因为克里斯你的反应很好玩。”
“那你是恶魔,为什么你伤养好了没有回去。你被赶出来了?”
“哦不是,其实一开始隔几个月就有使魔传信回来。”
“嗯。”
“但都被我捏死了。”
“……你的使魔长什么样。”
“……乌鸦……样子……的?”
“你是指在后花园那边时不时就能发现的死乌鸦山就是你的杰作。”
“克里斯你听我解释……”
“出去。”
“不是克里斯这个你玩一次就可以——”

再一次被怼窗外树枝——这次是倒挂这的快斗,惆怅地和……艹,金丝雀飞了。他只能一只恶魔独自惆怅了。




在门口长跪三天大喊克里斯我错了之后,快斗总算被放进去,不用担心三天两头被怼树枝上了。
他屁颠颠地跟在克里斯身后,好像还是那个被他捡回来的小男孩。
“所以你当时奄奄一息也是骗我的嘛?”克里斯回头问他,面色不善。
“哦不,那是真的。”快斗眨眼。
而且那时候自己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温暖的微笑,热毛巾擦去了黏在身上的汗水,浓汤冒着热气放在床头。身披黑袍的男人温言问自己好点儿没有,语言中是要溢出来的温柔。
那一瞬间年轻的恶魔王子做了个决定。
不回去了,回什么魔城。
他要追这个人。




克里斯有一个药剂房,里面除了各种他采摘回来的野草药,也有着他以前游历四方时收集的珍贵药材。村子里以前出现过一次瘟疫,也是靠着克里斯在那小房子里调制出来的药剂才撑过去的。
“快斗?”路过药剂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快斗在里面弯着腰不知道在忙活什么。自从这几十年的骗局被戳破以后,克里斯总对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有点不放心,眼下看他兴致勃勃地在调制药剂,更是出现了一种由内而外的不安。
“啊?啊!是那个,我父亲传信过来说弟弟生病了,所以我看能不能调一点补药送过去。”似乎是为了增加可信度,快斗掐住一旁面如死灰的使魔脖子,表情平静地回答。
没等克里斯问需不需要自己帮忙,快斗语速飞快地回答道:“恶魔体质和普通人有点不同克里斯你就不用来帮我了我自己来!”
“哦……”克里斯点点头,抱着手中那一摞书慢慢离开。
总觉得……

“……”
头上柔软的猫耳因为气恼而折下,活了几百年的魔法师先生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你从哪儿学来的方子,效果到挺好啊。”
“那个克里斯你先把魔杖放下来说话……”
年轻的魔王之子欺身而上,他的力气一直都不小,只不过对待克里斯一直都不敢用力。他是个远程法师,皮薄肉嫩的,轻提轻拿才对。
踮起脚,在因为药物长出来的兽耳上吹气,不出意外地感受到了对方的畏缩。
…………
等一下哦。
恶魔背上的黑色蝠翼张开,笼罩在了两人头上,阴影遮住了快斗的表情。

“……克里斯。”




有一个童话故事是这么说的。
不老的魔法师捡到了误以为是人类的魔王之子,一百年后误会解开,魔王之子追求真爱,两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克里斯?”
快斗从藤架上摘下一串葡萄,朝那边翻动纸张的克里斯提议。
“今晚吃馅饼怎样?”



end.

第三弹
相声 居然真是相声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