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我要开始认真写东西了!

【凯莱】驱魔师pa

驱魔师pa
莱凯?凯莱?
很久很久以前,我和我朋友说了一个我自己的驱魔师小姐x恶魔小姐的设定,很久以前我和她说,我要用这个paro写凯莱
然后今天我翻到这个消息记录了
人生啊,真是世事无常


人与人之间无法互相理解。
刷卡进入地铁站,像是罐头里一只普通地瞪着死鱼眼的沙丁鱼一样在紧密的人群里占据着一席之地的莱娜想到了这句话。她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是七点半,她今天早退了一个小时,因为工作有幸早早做完。那么应该赶得上商场每天打折出售的料理便当。她计算一遍,随即点头肯定。
今次的地铁一如既往地拥挤,这一点不会让莱娜觉得不快。唯一使人不高兴的是路途半中那只不老实的陌生人的手,莱娜回头瞟了一眼确定目标,没多思量便将尖细的高跟鞋鞋跟扎进了对方左脚,还好心地撵了几下再收回去。
她在商场买了份沙拉和两个饭团,价格确实便宜了许多。按理来说在这之后小职员莱娜就不会再有任何额外开支了。但今天有点不太一样了,她路过了甜品店,犹豫半晌,走进去再出来,手上拿着新出的提拉米苏蛋糕。

莱娜回到家的时候是八点半,刚好下班一小时。热过的饭团又冷掉了,她也并不在意。沙发上堆了几个松软粉嫩的抱枕没人收拾,不过猜也能猜到是谁干的。于是莱娜先去厨房,把蛋糕放进冰箱之后将饭团加热。手指勾上冰箱门之前她取出一个铝壶,将里面的液体倒进马克杯之后,她端着马克杯走到了卧室。
凯莉果然趴在自己的床上,她一只脚松松地勾着拖鞋,一只脚则是赤裸着,白嫩圆润的脚趾蜷曲着,身上是一件粉色的毛绒兔子睡衣,黑发带着点水汽,应该是刚洗完澡。
莱娜有些头疼。她先不去考虑每天多了一个洗澡要一个小时的人之后自家的水费问题,冷静几秒之后开口:“蛋糕我买来了,在厨房,你自己去拿。”
她紧攥着马克杯的手指有些酸疼,但这并不是需要在意的地方。凯莉听到她的声音,转头用那双蓝眼睛看她。莱娜想到了自己幼时听到过得歌谣,是什么来着呢?
“呀——你回来啦~”
【其肤洁白如雪。其发漆黑如墨。其唇鲜红如血。其眸蔚蓝如海。】
凯莉噔噔噔地跑过来了,一只脚没穿拖鞋。莱娜的手臂颤抖一下,还是毫不犹豫地晃动手腕,马克杯里的液体撒出去了一些,她清晰地听到凯莉“啧”了一声,圣水溅到她葱白的指节,留下火焰炙烤一样的痕迹。
“恶魔小姐,请你自重。”莱娜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勾出床头柜下的拖鞋递给凯莉。
【“歌谣里所歌唱的那个美丽的人是谁呢?”】
凯莉笑了一下。她笑起来很好看,眼睛会弯成月牙的形状,里面像乘着一汪清泉一般,嘴角会出现两个梨涡,甜美可人。
【“那是恶魔,我的孩子。”】
恶魔的样子老实说没有什么新鲜感。无非便是漆黑的蝠翼,红紫色的尖角以及那根不怀好意甩动着的尾巴。凯莉拍打了一下翅膀,莱娜没看她,转身想走——卧室被凯莉占领之后她一直都睡沙发。
“喂——”
凯莉喊她。
“身为驱魔师,你不再做些什么吗?”
“你希望我消灭你?”莱娜回头,礼貌地回问。那双眼睛非常地平静镇定,好像这荒诞而没有逻辑的对话对她来说就像吃饭了吗一样平常。
“真是无趣啊。”“彼此彼此。”
“或者,回答本小姐的另一个问题吧。”

恶魔的尾巴缠绕上了她的手臂,莱娜感到疲惫,抑制不住地想要叹气。
“身为驱魔师,你为什么要召唤可爱的凯莉小姐呢♥?”


没头没脑的摸鱼
莱娜是驱魔师末裔,但是这个职业在现代早已没落,她感到了迷茫和无措,虽然平庸地活着,却总有明天自己便会死去的感觉。凯莉是恶魔,是被莱娜召唤的,感到新鲜有趣,期待着莱娜可口的灵魂。
虽然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职业女ol供养着一个美丽少女这样的奇妙组合
就是这样♪(喂,完全没解释清楚啊)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