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黑白散】弹琴

黑白散
来自场外搭档点文~非常随性的短篇,没有主旨,有ooc

“想我了吗,小乖乖~”

散白在念宗里算是少有的脾气并不古怪,甚至温和的京剧猫了。身为永乐都的引路猫,也算是博闻广识,长相清秀俊美,颇有几分“立如芝兰玉树”的感觉。
“诶哟,小乖乖怎的不说话?”
而现在,散白拢起双爪,耳朵因为恼怒而气折,他怒目圆睁瞪着面前的猫。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念宗的混沌早就应该——”
念心匣一开,念宗混沌尽除。散白曾经吸入混沌,彼时还曾担心过体内是否还会留有残余,那天之后便稍微安心不再去在意此事。却不曾想居然会在今日再度遇到这猫。

不对。严格来说,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散白在吸入混沌之后很快就被魔化的自己夺走了身体的主导权,别说是见面,就连那魔化之后的自己长什么样他都不知道。
“别脾气那么暴躁啊。”黑色的自己在那里气定神闲地理了理飘带,“只有你才能看得到我。”
“啊?”
散白愣住。面前的猫上前几步,拍拍他的肩膀。
“我来看看你啊,亲爱的我。”

“你们念宗里面原来是这样的啊。”
“闭嘴……”
散黑——他是这么称呼自己的,悠哉悠哉地在散白身边晃悠,他眯起狭长的暗紫色眼瞳,唇角还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
散白只觉得头发,耳朵都给气折了第二次。他身边环绕着低气压,连对子猫上来拍他肩膀都没发现。
“散白,你怎么到里面来了?”对子猫话说到一半换了张脸,声音也从低沉转为了婉转。散白这才回神,忽视身边那家伙“诶我觉得ta魔化更好看”的聒噪的话语,他点头答道:“进来永乐都逛逛,念宗最近估计是不会有访客了。”
确实如此。混沌消除后念宗面临重建,而其他恢复了的宗派也是如此,确也没有什么访客会来。
“你呢?”散白温和了表情,他和对子猫在念心匣开启的时候共同抵御魔物,也算是交情匪浅了。
“叫头喊我过去。”
“哦?为何?”
“还不是那寄养在她那儿的小猫……偏要看我变脸。要我说——”对子猫的脸又换了回来,“叫头前辈就不应该那么快把那叫天王星的小鬼给装回来。”
散白看对方那吃瘪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于是便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
“说完了没有?”
轻拍的动作居然僵硬,散白这才想起散黑还在自己身边。他有些头痛,简单地和对子猫告别,便朝着反方向走了过去。
“诶,你怎么都不回答我呢?这可不礼貌。”
散白只是沉默。散黑见状,自觉无趣地掸掸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快步跟上。

“你究竟有何目的!”
一走出永乐都,散白随即拉开与散黑的距离,眼瞳缩成针芒,身上的韵力凝而不发。
那厢,散黑似是有些失落,头上耳朵抖了几下。他眯起眼睛,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唰——
一个物件被丢了过来。
散白一愣,正想躲避,爪子却已经伸出去小心翼翼地接住。
那是自己的古琴。
“你——”
“弹首曲子给我听吧,小乖乖。”
对面的猫大大咧咧地半躺了下来,眼眸半睁,唇角挂着笑。
“弹首曲子吧,散白。”
散白沉默了。过了几秒,他才在原地盘腿坐下,搭上琴弦,闷闷地应出一声好。

散白是个优秀的京剧猫。而散白也同时是念宗里最好的琴师。
他的琴声总是平静淡雅,就像他这只猫一样。琴弦随心而动,时而混杂着些许韵力在其中,那悦耳悠扬的琴声便可以飘得更远一些。
曲爪,勾弦。一开始的动作可能还有着些许僵硬,但很快散白便全身心地投入了其中。他自然是爱着这古琴的,从它那光洁如新的表面就可以看出。
散黑打了个哈欠。他也是会弹琴的。但攻击性更强一些,也险些困住那群星罗班的小猫。他觉得眼皮沉沉的,破有些不甘地抓住了地上的草茎。
他只是刚见到他罢了。而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除了混沌的猫土究竟是怎样。他的眼中第一次纳入了晨曦落日的光辉,他第一次听到了何为欢声笑语。可他并不属于这里,就好像他和他是水火不相容的存在一样。
散白存在,意味着他必须消失。
他能够这样出现,让他看到自己。本就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散黑闭上眼之前,看了一眼散白。他的眼神刻印下了他那飘扬的衣角,柔软的猫耳,脸上的花纹。他希望自己在消失前能够记住些什么。
“再见。”

一曲终了。
“喂,你——”散白转头,那里已经一只猫都没有了。
“……散黑?”
他试探着叫出他告诉自己的那个名字。
没有应答。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