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陆鬼】PAPER TIGER

PAPER TIGER
陆鬼?
上数学上到大脑颤抖时候出来的脑洞
无考据 有ooc
没有剧情,没有。

鬼狐天冲小时候会去一个山谷。
很少会有人在意名为鬼狐天冲的人会去哪里,今天做了什么。他们高昂着头,一副戾气指使的态度。小孩子在人前先低眉顺目地好声应下,人后啐口唾沫,拖着长尾巴便溜出去散步。他管这叫流浪,破有些侠义情怀在里面。
鬼狐天冲所拥有的属于自己的东西很少。一间房子,几件衣服,一支笔和一本书。接下来便没有什么确之凿凿地能证明只隶属于他这个人的东西了。
所以他那天一如既往地走进山谷,柔软的耳朵折下藏在兜帽里面,身后拖着的大尾巴划过粗糙的土粒的时候,他看到了那只纸老虎。

那是用很厚的好纸折的,鬼狐天冲难以说清楚那是什么纸。只知道摸起来很光滑,在手里掂量掂量也颇有几分重量。他蹲下身子,将纸老虎放在地上,手指轻轻一按它的背脊,于是这物件便跳跃翻腾了起来,张牙舞爪。
小男孩在原地停顿了几秒。然后他站起来朝四周看看,没有人。他张嘴喊了几声也没人应答,于是他闪烁着目光,将纸老虎揣入兜里。

一件房间、几件衣服、一支笔一本书,外加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
鬼狐天冲现在拥有的便是这些东西。


除了兄弟们之外,紫堂家的大人们鲜有人知道紫堂陆喜欢折纸。
原料是从他们人手一本的大大的日记本上撕下来的。林是浮躁的性子,要他记录些什么,还不如让他从外面的老墙根那里翻出去再翻回来。所以他的那本也送给了陆。
不知道什么时候陆就不在家里折纸了。可能是在大哥走后吧。陆便为最年长的人了,不管是林抑或幻都还稚嫩得可怕。他的那些爱好休闲便也只能也只敢收敛。

陆找到了一处山谷。
那里幽静难觅,山口每天正对着夕阳。每日的练习结束之后陆便会来到这里。他撕下一张纸,慢悠悠而又笃定地让其在手上产生神奇的魔法,最终变成惟妙惟肖的物什。而夕阳正巧可以完全落下,大地陷入一片黑暗。
这些东西带回去没什么意义。林把玩几天便会丢进玩具盒。而他和幻也不像以前那样亲昵。过了一段时间,陆便把折纸都丢在山谷里了。

他的折纸不见了。
这个事情让紫堂陆感到了困惑。那是他随手折的一只纸老虎,轻压背脊便可以张开獠牙。
谁拿走的呢?
他思考了半晌,将手中的千纸鹤放在地上,便转身离开了。



千纸鹤、小船、青蛙、松鼠。
鬼狐天冲最喜欢的是那只小船。因为纸张硬扎,似乎还防水,在水中可以飘荡许久,捡起来之后擦干净表面的水珠便可以重新收好。
鬼狐天冲从未和那个折纸的人见过面。他们的作息时间似乎完全错开了。这样也好,他想。他还是存了自己是个捡漏者的想法。和那人见面的时候他能说些什么呢?那人拿来折纸的都是这样的好纸,他和自己一定没有什么话可谈。
鬼狐天冲将小船放进水中,它被风儿吹动着前进。他又小心翼翼地拿出来那只纸老虎,按一下背脊,它翻个筋斗,依旧活灵活现。
纸老虎的耳朵缺了个角。那个群聚者们的杰作。鬼狐天冲从来都不是一个群聚的人,所以他便是异类的。但他还是足够聪明的,顺着折痕将给老虎错骨还原。
他要离开了。
鬼狐敛下眸光,看着小船飘远没有去追。他把身上那些千纸鹤啊之类的折纸都丢进了河里面,只把纸老虎攥在手里。
他要离开了,这些事物都是属于过去的鬼狐天冲的。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去讨要,他要孑然一身离开不带走分毫。
但他把纸老虎放在掌心里端详片刻,便又犹豫了。它是多么精妙的一件作品啊。
鬼狐将它小心而又妥帖地放进了口袋,转身离开了。他今天没有去山谷。他有些好奇那人这次会留给自己什么。


他留下的东南西北这次没有被拿走。
紫堂陆有些失落。他盘腿坐在石头上,手上把玩着东南西北。
纸张开合,露出里面的字迹。
【你好。我是紫堂陆。】
【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他还是有些期待的。但这回却是落空了。他松开腿,躺倒在石头上。冰凉光滑的石头一贴到脖颈便使人一个激灵。
他还没和他见过面啊。紫堂陆感到遗憾。他可犹豫了好久才写下来这些字。可却等不到回复了。
他要离开幻兽星了,紫堂家的人总不能一直被束缚在这里。林叫嚷着要和他一起,他却私心觉得他还不够成熟。至于幻……紫堂陆露出个泄气的表情,决定先不去想他。
他打算去参加凹凸大赛。
紫堂陆松开手,纸飞机飞上高空便被谷风托上了天。飞啊,他想,飞得高高的。



鬼天盟的集会演讲总是无聊的。
紫堂陆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哈欠。他坐在鬼狐天冲后面充门面,林早已经呼呼大睡,他还能保持清醒便是最大的尊敬了。
手边是资料。紫堂陆思询片刻,拿起一张纸,悄无声息地活动手指。
一只纸老虎。
演讲结束的时候,紫堂陆让纸老虎在自己手上打个滚,随即笑笑,把它丢进了垃圾桶。
“紫堂陆。”
鬼狐天冲叫出他,难得的连名带姓。他转头,看着鬼狐。那人灿金色的眼瞳藏在面具后面,看不清神情。
鬼狐过几秒慢慢给他讲了几天后的活动明细,语调轻缓平静,丝毫没有要解释为何之前要单独叫住紫堂陆的原因。
“去吧。祝武运昌盛。”
紫堂陆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鬼狐天冲也是。
他从贴身的小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皱巴巴的小老虎。它早已不再神气活现了,却还是挺立在那里。
鬼狐天冲轻轻按压它的背部,纸老虎便张牙舞爪,活蹦乱跳起来。

end.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