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瞳西瞳】品酒

品酒
瞳西瞳无差
一周目小萌新ooc之作,没有考据😓😢写着爽

猫土大战之后,原本就已经珍贵的能带来温暖的阳光踪迹难觅,眼宗更加得冷了。
西门站在窗口半晌,啪地一下合上折扇。宗主三两下轻巧地跃下,他的额发被风吹起来了。真是冷啊。他想。

每每酷寒之际,眼宗便会用独有的手法酿制一款烈酒。此酒入喉之时并不呛人,过几分钟便会将一阵暖热送至全身。是为猫儿们抵御寒冷的佳酿。过去没到风雪交加的时候,眼宗上下便会人手一小囊此酒,还会发放给那些眼宗领地内的平民百姓们。
现如今猫土一片混沌,连衣食住行都成了困难,眼宗也已经好几年没有酿酒了。
西门手上的酒是他自己偷偷酿的。配方只有眼宗那几位专司酿酒的京剧猫才知晓,大战之后不见踪影。西门便只能靠借记忆勉强还原,同样是驱寒的好物件,入口却会辣出眼泪,几番调整也无济于事,便只能作罢。

西门在洞门口踌躇了一会儿。
醇红色的酒液在透明的玻璃瓶中晃荡着,他的耳朵快速地折下又竖起,最终还是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西门靠着那冰牢席地而坐。雪人兄弟眼见宗主到来,早就乖乖退下了。西门转头看了一眼冰中那只体格娇小的猫儿。在自己的预测中他过不了几年便会开始飞速生长,到最后比自己都要高大挺拔些。这也算是一种晚发育了吧?
西门想到曾经他怎样将东西拿到高处以嘲笑他,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笑容。
但笑容很快褪去,他拧开了瓶盖,是一股浓烈的味道。
酒液入喉,一阵刺激。西门不由得咳嗽起来。他咳出了眼泪,那指腹擦去泪水之后西门又喝了一口,这会要好一些。他很快就暖和起来了,即使坐在冰牢旁边都不觉得冷。
他的嘴唇嘬圆了,原本想叫出某个名字,但声音僵在喉头,他又喝了一口酒,这才有了开口的力气。
“以前你总是会把我的那份也给强一半去。喂,你这算酒鬼了吧?”
开口说出的话毫无意义,他的行为也是没有意义的。他又喝了一口酒,这时候他已经微醺了,一双桃花眼半阖着。
“你说你,明明是个小不点,酒量怎么,这么,这么好?”
没有声音回答他,他也就兀自说下去。过了好一会儿,西门站起身,酒还剩下一半。
“给你啦。”
他的语调懒懒的,有些无可奈何地宠溺意味在里面。他翻转爪腕,余下的酒液全都倒在了冰块上,一接触到寒气便凝结成了一层薄冰。
随后西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来。他想到宗里弟子今天都被自己差了去做事,没猫能发现自己偷懒。但发现了又能怎样?现在他是宗主了。再也不用担心叫醒自己的事那个鹤发的老宗主以及随之而来的停食惩罚。
可是西门还是带着一丝期望陷入了浅眠。
他希望自己会被谁给猛地惊醒。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却发现根本没有必要。

眼宗的瞳术对施术者自己有效吗?
西门迷糊之间这么想。
他给自己施了一片幻境。夕阳下的眼宗练功场。他趴在树叉上舒舒服服地大睡,下面的那家伙不停地打桩练功。
咚、咚、咚
这声音让他觉得安心,于是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