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咕咕

我要开始认真写东西了!

【凯莱】飞蛾

飞蛾
#庆祝第二季开——播~
她感到可笑。那个人明明自己的名字有光芒的意思,却死得像是只扑火的飞蛾
#基于这句话写出来的非常淡意味的凯莱。准确来说是凯莉视角一篇莱娜中心流水账吧。
#妈的超级短(写完发现)
#没考据,有ooc


凯莉一开始注意到莱娜是阴差阳错。
鬼天盟缺乏雌性荷尔蒙。这件事凯莉颇具微辞。天天被人追着打本就令人不快了 更何况对象还是一堆浑身散发着汗臭味的糙汉。实在不是一个花样年华的美少女所能容忍的。
那一次追击自己的队伍中多了个纤细的身影。还多了个让凯莉颇为不爽的墨绿色斗篷。
鬼狐天冲亲携左右手来围堵她。天哪,她得感动得落泪了。
星镖在手上转个圈,嗖的一声飞向了包围圈的薄弱之处,却没能如愿打开个出口。匕首与之相击,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凯莉挑眉,看向了那挡在那缺口处的人。
从袖口中露出的手腕呈现出一种苍白的颜色,那与鬼天盟千篇一律的白斗篷不同,是一种有些生动的苍白色。
她看着那人的面具。

像是在哭泣一样。

凯莉噗嗤笑出声。鬼狐天冲的恶趣味还是一如既往。
她翻动手腕,口中的棒棒糖在牙齿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凭你们还想拦下凯莉小姐?”
“做——梦!”

她在脱出包围圈一走了之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哭哭面具的那个人。他,应该是她吧,抬头看着她,些许是恶狠狠地,让人觉得如芒在背。
有趣。
她丢过去一个wink,发出婉转的得意的笑声,乘坐星月刃飞远了。


凯莉知道莱娜的名字,是在自己的游乐场知道的。
并不是她之后带某个愣头青去的地方。而是另一片沼泽地。翻腾着诡异的泡泡,有着危险的幻影龙蜥在的地方。
她和那人,以及,好吧,鬼狐天冲打了照面。自然是不友好以及一言不合挥拳相向血溅五尺的那种。
鬼狐没有自己动手。意料之中。但那人倒是出乎意料的身手不错。
她一边这么想,一边猛地凑到了那人的面前。她感受到对方呼吸一滞。匕首在空中那么一停顿,星镖划破了泪痕,带落半截面具,露出来那浅薄的银灰色的眼睛。
凯莉吹了声口哨。

“莱娜!穷寇莫追!”

呸!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穷寇了!
凯莉竭尽全力地翻了个大白眼。莱娜则是乖乖后退,她低垂着头,额发挡住了没能被面具遮盖的地方。
真是遗憾。凯莉想。明明她的眼睛挺好看的。
银灰色的眼眸中仿佛有水银流转,显得冷淡而又刻薄。但那其中却也还是有着些许炙热的东西存在。对象却不是自己。
凯莉晃悠着双腿,收起了给了飞吻的打算。
不行,对面还有只狐狸,不能便宜她。
“哟——下次把面具全摘下来吧~一定会可爱多啦~”
凯莉又一次笑着离开,听到了身后那人气得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声音好像也很好听?
凯莉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去宰了个新人,然后用积分点了一桌精致的小点心。


莱娜这个名字在某个星球的语言里面意味着光明的意思。
凯莉无意中发现了这件事。随即便觉得有些好笑。
光明?
那人哪里称得上光明。那姿态活像是一只要被火焰燃烧殆尽却乐于至之的飞蛾。
哪里是光明啊。莱娜。


愣头青打碎了莱娜的面具。
凯莉默默点赞。
果然比戴面具可爱多了。
黑色的发丝垂下遮住面颊。怎的有些既视感?莱娜撤退前瞪了她一眼。哎呀~人家会害羞的~
薄唇、苍白的久不见阳光的肤色、水银般的眼睛。
那遮盖在白袍下面的又会是怎样一番风景呢?
抱有一份期待总是好的。在这凹凸大赛,你不给自己找些乐子找些小目标,实在是难以坚持。
莱娜又是依靠着什么努力到现在呢?
排名也没进前百,怕不是全身心投注到了鬼天盟的事业中了吧。
哦,可怜的鬼天盟的各位。
哦,可怜的莱娜小姐啊。


凯莉见识到莱娜摘下白袍,还没能好好品味一番,事件便如同按下了快进键飞速发展。
火焰像是有了充足的燃料,熊熊燃烧着。灼人的烈焰啊,几乎要把那些作为底料的人吞噬殆尽了。
所谓的百死百生。哪里来这么好的事情呢?

信仰破裂的人会是怎样落魄的模样?
凯莉看着莱娜那狼狈的样子。她是想笑的,却笑不出来。她想站在莱娜面前,嘲笑着她那与可爱脸蛋儿不相符的双商。
但喉咙像上了锁,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看着那绚烂的光柱升起,宛若一场盛宴。几乎要让人忘记背后的残酷事实了。
莱娜半跪于地,怀中抱着那可笑的面具。她最后没有哭,没有控诉,她低垂着眼眸,神色有些黯淡。最后在光柱中闭上了眼。

飞蛾一头扎进了火焰中。这是否另它心满意足了呢?


预赛结束后。金那个傻小子睡了三天。
凯莉漫无目的地晃悠了一天。发现无法进行攻击,她便晃荡到了那个地方。
她踢踢地上的石子。几乎看不出曾经发生过怎样的事情。
她想要找一个面具。上面有着两道泪痕,可笑的紧,白色的面具理应是显眼的。但看了几圈还是没能找到了。
她便也放弃了。
她和莱娜的交互屈指可数,她没什么必要为了那人荒废整个下午去寻找一个并不好看的面具。
她想飞蛾真是愚蠢。
明明自己就是光,却还是向往着火焰。


end.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