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凯莱】斗兽场

斗兽场


惯例的,前篇请点头像,【魔女】【旅者】
#写打斗,嗯我写打斗了吗?
#苦命的老骨头,我们会记住你的(等)
#凯莱终于碰面了,你们不激动吗?!
#莱娜被我写成性冷淡了……。


莱娜不喜欢吵闹的地方。


她深吸一口气,微微伏低了身子,双足一前一后地站立。浅淡的眼眸盯着面前的过分魁梧的男人。
莱娜无声地叹气。
蜂后之刺在长风衣里被扣紧,指腹抵着刀柄。前两天还在认真擦拭着这把武器的女孩怎么也没想到近期的第一次使用就是在这样的境地。她可以想象自己用匕首割下野猪的头,划开幻影龙蜥的利爪,但却无法想象撕裂开人类躯干时候会是怎样血肉横飞的场面。
这里人声鼎沸。
坐在四周高台的人也真是坐得住啊。女孩在这时候不适时宜地想到。明明有着那样的烈日高挂在空中。
莱娜猛地蹬地。一身黑的女孩轻盈地躲开了男人的突然发难。
她看到了男人手中举着的大锤。
莱娜不喜欢吵闹的地方。莱娜也不喜欢麻烦事。
但这不代表她不擅长应付这些。


莱娜一边擦着蜂后之刺,一边走进由乳白色石头堆砌而成的通道。
男人被两名士兵拖走,他的鲜血刺目地在地上留下一道痕迹。他没死。男人只是双手无力地垂下。他的腿得找的人好好看看。莱娜这么想。

“如果只是说失去战斗能力的话。这样也可以吧?”
女孩收起匕首,看着离了好远的裁判先生,这么平淡地说道。男人正趴在地上。他的双手无法再握住武器了,他的双腿正汨汨的流着血。他说你他妈不如杀了我。你不杀我,也不让我杀你。这让我比死还难受。
莱娜回头看他。男人的小眼睛被汗水和刺眼的阳光刺激地眯起来。他脸上有两道狰狞的刀疤。但以后想必是不会再增加了。他不是因为身上的伤口而露出那样难受绝望的表情。他是因为自己无法再握起武器,无法再在敲碎某个小可爱的脑袋之后接受满场人震耳欲聋的欢呼而难过。
莱娜觉得这样很不好。就像是她的父母曾经那样笃定的告诉她一切事情都被决定好了,我们只要遵循了去做的时候的别扭。
于是莱娜只是转身走了。


【“你不能奢望和疯子讲道理,小莱娜。”】


女孩忽然停住了脚步。
“老骨头?”
问题来了。
你家的摩托车会一声不吭地从停放都的地点消失吗?
收回前言。
对于麻烦事,莱娜并不是每一件都能处理妥当。


“凯莉小姐真不愧是您啊一年不见您又变漂亮了头发长了气质优雅了吃棒棒糖的姿势也和以前一样优雅特别是您拿扳手的这个动作简直要让我心脏停跳了!!如果您能放下来一定会更加——”
“说人话。”凯莉咬着糖棍,扳手在手上转了个圈。
“不要拆了我!!!!!!!”
摩托车原来也能发出那么尖利的声音。凯莉捂着耳朵,嫌恶地皱眉。

老骨头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不小心吃了眼前这个小妞。不然他怎么就倒了八辈子血霉摊上这么个主人呢?
磨烂了“嘴皮子”,几乎要把不长的车生里所有回的赞美人的词语都用上。老骨头才从明显寻师问罪的凯莉手中完好无损地逃脱。
可是问题是,他哪里有罪了啊?!这一年他鞠躬尽瘁地当着小姑娘的监护人,没有苦劳也有功劳吧!!
简直是日了狗了。让他回去和那匹枣红变态大马对峙都比现在这样好。
“你为什么不拦着她!”
凯莉难得地失态了。她咬碎了嘴里的糖,恶狠狠地开口。
于是老骨头一下子失语了。他嘟嘟囔囔着,发动机不安分地发出几声声响。
“那可是莱娜小姐啊……”
凯莉听到这句话,似乎是无奈地,狠狠地一拳砸在了老骨头的车头上。


现在想来,老骨头就应该让莱娜去把那个卖假地图的暴揍一顿。
但莱娜不是凯莉。当年凯莉遇到卖假地图的当即掉头一路狂飙过去暴打那人的狗头。换了莱娜,叹口气收好地图,拿出望远镜看看四周有没有什么大路就这么算了。
这就是莱娜小姐,温柔体贴和凯莉小姐完全不一样!老骨头自豪地想。
“我们原路返回吧,莱娜小姐!”
“才几天你就想那匹马了?”
……
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莱娜小姐!!!
“啊,找到路了。”
现在想来,那时候和小姑娘走到这条路上就是万恶之源。
老骨头是知道这里的。早几年他刚“出生”不久,凯莉就带他来过。
这种地方完全不适合莱娜。
每天从后门运出的尸体,空气中飘荡着的血腥气,以及不管是国民还是场中“野兽”那不正常的狂热的表情。
老骨头几乎是看到了城门的一瞬间就想要调头了。但莱娜是很少走回头路的。所以老骨头只能在路上一路啰嗦着叫莱娜在入境调查表上勾选参观,千万不要勾选参赛。
“这位小姐,您要参赛是吗?”
对对对我们是来参观的马上就走——
……
“莱娜小姐!!!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老骨头的声音都因为惊恐而变调了。
“……嗯,看错了啊。”莱娜一边将象征着参赛者的红色袖章别在袖子上,一边回答。
“鬼才会信啊!!!!!”


莱娜走在通道里。两旁边只有火把源源不断地提供着亮光。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几十米开外的入口连接着开阔地场地。那里阳光明媚得过分,但只是站着就会汗如雨下。莱娜在刚刚短暂的比赛过程中用余光瞥见了贩卖冰水的小贩。但在这里你会感到寒冷。并不是一瞬间的事情,而是随着你一步步地深入而慢慢深入骨髓的了冷。
“妈妈……”
她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转头是个小女孩,大概只有五六岁,瘦的有些触目惊心。她用细瘦的指头指着莱娜胳膊上别着的红色袖章。
“那个,爸爸也有。”
面容憔悴的妇人急忙把小女孩拽了回去。她们住在这里。莱娜反而不觉得惊讶。她慢慢上前两步,弯下腰——他们住在台阶下面的三角形空间里面。
“请问你们看到过一辆摩托车吗?黑色的,大概这么大。”莱娜比划着,“车头有个圆形的骷髅头。”补充完了,她耐心地等待着回答。
“没有!”
妇女这么回答,顺便关上了简陋的房门。
这样并不礼貌。莱娜没生气。只是想起她曾经被这么教导过。
要微笑接待客人。
要对别人友好。
不要瑕疵必报。
你是这国家的一员,你要满怀自豪地付出。


【“放屁!”】
【黑发少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把没了糖果的纸袋往空中一扔。莱娜想这是不对的,于是捡起来丢进纸篓。】
【“不存在的。”】
【“莱娜,这个国家是没有未来的。”】


那大概是她第一次正经地叫自己名字。莱娜想。
“小姐啊——真的不怪我啊!!!!”
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一年来她总是和这个声音有着对话。很多时候他都劝自己放弃。但更多时候他让莱娜保留了语言这个功能。
人会进化,也会退化。声带生锈的人会失去声音。大脑生锈的人会失去思考能力。
老骨头应该算是她的朋友了。
莱娜有些急促地跑起来。
她感到胸腔里有个东西在沉重地跳动着。有什么东西叫嚣着要扑出来。
下一个转角处。莱娜停住了脚步。
“……”
“凯莉…小姐。”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缓慢地,艰难地从喉咙里蹦出来。
几近锈涩。


凯莉有些狼狈了。
她转头,看到了一年没见的小姑娘。
呀,又长高了。一年没见本小姐你不会连怎么笑都忘了吧?拉了张苦瓜脸看图本小姐还以为认错了幸好没有。白瞎了那么张可爱的脸。我不是说女孩子要笑笑才好看吗你又忘了小兔崽子长本事了啊——
一切繁杂的思绪纠缠在了一起。
“凯莉…小姐。”
咔嚓。
纠结的毛线团被剪刀利落地剪开了。
啧。
她嚼碎的糖果被咽下去,没被唾液润滑的棱角咯得嗓子疼。


tbc.


一次字数比一次少【
去吹头发,吹完头发睡觉是的我就是暑假也早睡早起的奇女子我妈在催我了希望我一觉醒来能有文评能有人和我讨论小姐姐世界再见我去睡了(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