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高三咸鱼

很丧的咸鱼
这里全是同人,百合居多
高三即将失踪,欢迎解fo

【凯莱】魔女

魔女


不会搞链接,有兴趣阅读上篇的人可以点进我头像去看【旅者】
#凯莉大佬!!!!
#本来想写之前凯莱相遇之类类似于前传一样的东西的,忽然灵光一闪的全部推翻重来
#还是对于拿握凯莉的性格这件事十分忐忑。。。


世人称她为星月魔女。


凯莉嘴里永远叼着的草莓味棒棒糖此刻也无法安抚这位大小姐那烦躁的心情了。她的牙齿猛地用力在粉色的圆球上磕下一个角,翻了个白眼之后少女发力将嘴中的糖果磕巴磕巴嚼碎咽下。随手丢掉没用的塑料棒,她抱臂站在两人面前。
这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她心情不佳。金发的少年咽口口水,忐忑不安地和身边紫发的少年对视。
『我们该怎么办,紫堂?』
『我也不知道啊!』
“好了,你们两个臭小子。”凯莉一手叉腰,狠戾的眼神一扫便让这两个有求与她的人浑身抖三抖,“要是你们找本小姐没什么要紧事的话,我就把你们打包丢去喂幻影龙蜥!”
最后是紫堂幻磕磕巴巴地开口,他勉强保证着语言的前后通顺,虽然其中多余的那些叠词让黑发少女翻了好几个白眼。
“说白了就是——你们那见无不斩斩无不断的盆栽头先生这回玩脱了,然后你们没办法了,就来找本小姐了?”
金的“怎么能说格瑞玩脱了呢格瑞是为了掩护我们啊!”话被凯莉自动忽略。她点着下巴,有些好笑地问那边摘下眼镜一言不发擦着镜片的紫堂幻:“别忘了我现在也帮不了你们什么。本小姐前两天才摆脱那批疯子。况且——”

“我凭什么要帮你们呀?”

凯莉这话一出口,紫堂幻却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少年抬头,眼中居然有了莫名的自信。
“因为这不仅仅是来自于我们的请求,凯莉。”
“这同样,是来自于丹尼尔先生的委托。”
……
沉默来的突然,只有金在那里小声嘟囔着什么。凯莉从腰包里掏出一根新的棒棒糖,她拆了糖纸,透明的塑料纸随着少女指节的卸力而随风飘起。
含进糖果的魔女小姐沉吟一会儿,她看看紫堂,又看看金,最后摸摸胸口内里缝着的那个口袋。
“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这事儿成了。


距离紫堂幻和金第一次来找凯莉已经隔了快半个月。期间凯莉除了出门去采购一箱棒棒糖以外就没出过门。
“唉——小凯莉!”邻居的大婶看见这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姑娘居然出门了,于是热情地招呼了一句。凯莉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关上门之后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凎,求人办事居然还不给她一个好的住所。
哼着小曲,凯莉都要被自己的善良与宽容打动了。她坐回工作台。那上面还只有一个骨架。


【“哇,凯莉小姐好厉害呀!”】


凯莉顿了顿,她回头看看。那里是没有人的。从来都游刃有余的魔女小姐撇撇嘴,她转头面向工作台,但却什么都不想做。
反正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凯莉这么想着,烦躁地咬着嘴里的糖果。

【“凯莉小姐!吃那么多糖会长蛀牙的!”】

靠!
凯莉心中爆了粗口。
“要是老骨头在,一定会说我是萝莉控。”凯莉翻了个白眼。早知道走之前就把那家伙的发声零件给拆了。她想。小莱娜一定被他烦的不行。
莱娜。她在这莫名其妙的时刻想到了小姑娘,便没由来的有些失望。现在没有整天黏在她身后了,也没有人一口一个凯莉小姐叫她了。凯莉小姐,天知道她这么些年除了魔女之外还真没被这么正式地叫过。
“啧。”
魔女小姐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决定今天给自己放个假。
于是在朗月当头的夜晚,黑发的少女乘着月牙形状的飞行器,优雅地在这小城镇的上空兜圈子。


【“凯莉小姐,为什么想要做一名旅行者呢?”】
【问出这句话的女孩好奇地歪头,她垂下的鬓发上别着自己前两天送她的红色发夹,浅色的眼睛也适时地睁大了。】
【她忽然感到一阵火大。】
【这个国家不正常。】
【但这个小姑娘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傻接受着这怪诞现实的小姑娘。】
【“哈!”她短促地笑了一下,“本小姐决定做的事,一定需要什么理由吗?”】
【她弯下腰凑在了女孩耳边,她看到了女孩通红的耳朵。】

她策划了一场盛大的逃亡。


凯莉是不喜欢麻烦事的。所以当面前这一列人高马大的黑衣人出现的时候魔女小姐是很嫌弃的。
“……拜托诶,一年了你们的服装就没有一点长进吗?”
凯莉一边这么说,一边熟门熟路地跳上一旁的星月刃,言语间就是满满的嫌弃。
“星月魔女。”
领头的人开口,正想说些什么,就被凯莉打断了。
“行了行了不就是那些个破事吗?”她叼着糖果,满不在乎地说道,“就算我不出手,那些国家迟早也要完。本小姐这是善意的提前这个过程啊?你们还有完没完了?”
黑衣人不说话。
“我可是做了好事啊。”
魔女小姐这么说,眯起了蓝眼睛。


【她伸出了手。】
【那个时候她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伸手的。老骨头正拼了命地向前奔驰。后面就是一队警卫的怒吼。两旁边的街道上是一脸茫然的市民,在这种时候他们的脸上还带着可笑的平淡微笑。凯莉几乎要笑出来了。】
【可是这时候她看到了莱娜。于是她笑不出来了。】
【小姑娘穿着和平时没两样的黑裙子,她没有笑。不如说像她这样的孩子都没有像周遭大人那样保持平静。她不安地站在那愚蠢的父母身边。她看着自己。】
【“凯,凯莉小——”】
【行动比思考来的快,凯莉已经伸出了手。她是不奢望什么回应的。】
【她是星月魔女凯莉,不是什么旅者凯莉啊。】
【可是下一秒,女孩柔软的手掌交托到了她手中。】
【一用力,女孩便扑到了她怀中。柔软的小孩子的身体给凯莉一种不真切的幻觉。】
【她几乎,不对,凯莉已经在放声大笑了。猖狂地,肆意地,几乎要震聋那些个木然的成年人地大笑声。】
【来吧,小莱娜。凯莉这么想,一拧车把手。老骨头狠狠撞碎了城门口放置着的形同虚设的木头路障。】


星月魔女和懵懂无知的小女孩。这哪里是什么盛大的出逃,简直是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行了金,你正常点。就你这幅模样城门口我们就能给人拦下来。”凯莉嫌弃着身边那金发少年那几乎要同手同脚的动作。
“是,是啊,金,自然点。”“得了吧你也没好到那里去。”
凯莉翻了个白眼。
真不知道那个盆栽头怎么就成了这俩人的保父。她拍拍衣服下摆,只怕紫堂是附带的吧?凯莉对于那位剑士的护短行为嗤之以鼻。
他们站在城门口。
斗兽场之城。
啧。哪怕上一次来这里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凯莉还是不喜欢这破地方。深呼吸都好像能闻到血腥味的地方。哪怕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剑士先生恐怕也吃苦头了吧?
凯莉倒是不担心格瑞会真的在这一个月里面因为他们救援不及时而嗝屁。开什么玩笑?当初在她新做好的星月刃上轻轻松松留下斩痕的混账剑士会这么简单地狗带?
她可不相信。凯莉嗤笑一声。
只怕是已经变成那混账国王的压轴节目了吧?
城门口简单的登记,凯莉便带着身后两只小雏鸟走进这座充斥着叫好声的城市。


“哇!凯莉你看!面具!”
妈个逼。狗日的盆栽头你个面瘫是怎么遭得住这个金毛的。
凯莉已经懒得去拉住金了。她无视旁边紫堂惊恐的表情,说:“喜欢,喜欢就戴上啊?省得待会儿不小心破相了我被那盆栽头追着满世界跑。”
“对啊金,下午就要你上场了。这里还是先休息一会儿,储存体力才好。”紫堂也急忙劝说了几句。
“好啦,我知道了!”上蹿下跳好一阵子的金发少年这才安静下来。
凯莉拿出嘴中的糖,说:“你可别忘了,只有你闯到最后一关,你才有可能救出那个盆栽头你知道吗?真是的,看你这样子,可别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你要是你第一轮就丢了性命倒也省的我费力了,格瑞得把这里拆了不可。
“切——凯莉你老是这么不放心我,那就你上好了啊?”
“呵,本小姐只负责提供给你道具,接下来的事情我可一概不负——”
话音戛然而止。

墙上贴出了下午第一场决斗的两个人。绿方是个满脸刀疤的魁梧男人,凯莉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但红方是个黑发的女孩。红色的发夹,浅色的眼眸,以及冷淡的表情。

“紫堂幻,你看好这小子。”
“诶,诶?”紫堂愣在原地,看着那总是什么都无所谓的魔女小姐风风火火往城门的方向跑去,“凯莉,你去干嘛?!”
“去报名!”


tbc.


我认输,我认输,我以为顶多分上下结果这他妈是要一二三了
凯莉大概比莱娜大个五六岁了
动画观感最给的幼驯染被我拉出来了,这可能就是命运吧
你可以当成瑞金,你也可以当成友谊,幼驯染嘛
(反正我没打瑞金tag)
下章有打戏,我开始慌张了。
所以有没有人吃安利去补奇诺之旅了(闭嘴)
所以凯莉有没有ooc(闭嘴吧)

评论(3)

热度(20)